首页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以人为本 * 关注民生

旗下栏目: 车讯 新车 报价

殷之光:“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美国还有脸这么说吗

来源:转载 作者:河南省孟州市 人气:5992 发布时间:2022-02-17 07:56:24
摘要:随着拜登政府抢劫阿富汗中央银行财产的行动,美国相当于将13世纪开始的欧洲海上不受任何约束的私掠行为,重新引入了当代世界。这种说辞的另一个层面,强调美国本身是一个“民主”与“开放”的政体,其在海外对亲美独裁政府…

原标题:殷之光:“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美国还有脸这么说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殷之光】

2022年2月11日,美国华盛顿时间早晨,美国正式“依法”抢劫了阿富汗中央银行(Da Afghanistan Bank)存放在纽约的高达70亿美金的资产。在中文媒体上,这场抢劫行动被比作是庚子赔款的翻版。而实际上,这场抢劫无论是从其性质,还是其可能的后果上来看,都将会比百年前的庚子赔款更为恶劣。

据阿富汗央行2021年6月21日公布的财报显示,在2021年夏季塔利班再次取得阿富汗控制权时,阿富汗中央银行全部的资产为7846亿阿富汗尼。依照当时的汇率,这笔资产折合近102亿美金。

这笔属于阿富汗人民的巨额财产几乎全部存在纽约。其中包括价值13.2亿美金的黄金,价值82亿美金的各类投资与美国国债,以及价值3.7亿余美金的外汇现金储备。随着2021年9月美国不负责任地仓促撤离阿富汗之后,阿富汗经济急速崩溃。阿富汗尼对美元的汇率在一年中下跌了超过25%。因此,到2022年2月美国正式“依法”抢劫阿富汗中央银行时,如果不算资产盈亏,这笔资产目前的总价约为86亿美金。

另外,据2021年塔利班执政前出逃的阿富汗中央银行执行主席阿基曼·阿赫曼迪(Ajmal Ahmady)估计,塔利班估计能够支配这所有资产中的0.1%-0.2%,其余均被美国政府在2021年塔利班控制喀布尔之后迅速冻结。因此,这次美国抢劫的70亿美金,应当是阿富汗中央银行存在美国的全部资产。

“道德沦丧”!(卫星通讯社报道截图

美国这次史无前例的巨额“依法”抢劫共分两步。首先,由拜登动用总统紧急权力,将阿富汗中央银行(Da Afghanistan Bank)存放在美国的所有资产合并,并转移到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下的一个统一监管账户内。这一行动的法律依据是1977年颁布的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The 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该法案授权总统可以在国家紧急状态下,拥有直接干预商业经济活动的大权,以应对国内外各种威胁。

抢劫的第二步,是美国依照1913年颁布的《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对这笔存放于联邦储备银行监管账户内的财产进行了处置。该法案规定,只要获得了外国政府“认证代表”(the accredited representative)的授权,美国政府便有权处置外国政府中央银行存放在美国的财产。

那么,如何确认谁有权力代表外国政府呢?荒谬的是,这个认证权力归属于美国国务卿。虽然按照现行国际法原则,美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可以自愿承认或不承认任何一个主权国家及其代表政府。例如,在特朗普时期,美国便承认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为该国总统。

通常,这种缺少国际共识的承认并不产生太大实际影响。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建立起的以美国为中心的国际金融体系,却确保了美国能够通过其国内法,对其他主权国家大量在美财产进行自由处置。这也就使得美国在现实意义上,对主权国家、政府及其他实体等适用国际法的行为主体,有了强制力(power of enforcement)。

过去,主权国家之间的战争行为,几乎是国际法范畴内进行“强制”的唯一形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这种行为受到了联合国的制约。然而,随着拜登政府抢劫阿富汗中央银行财产的行动,美国相当于将13世纪开始的欧洲海上不受任何约束的私掠行为,重新引入了当代世界。与他们的欧洲祖先不同是,今天在全球美元中心的金融海洋上,美国享有绝对的优势与霸权。

以往,我们通常会将美国称为“霸权”(hegemon)。依照葛兰西的经典分析,“霸权”的构成可以通过“强力”(force)与“同意”(consent)。诸如米尔斯海默与约瑟夫·奈等为美国辩护的新现实主义国际政治学者,更乐意将美国叫做一个“强权”(power),其“霸权”的形成,建立在美国及其盟友们共同追求的“自由国际秩序”(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上。

这种关系被描述为一种多边主义的联盟,其目的是促进全球经济繁荣、保障社会安全、维护人权等普遍价值。这种说辞的另一个层面,强调美国本身是一个“民主”与“开放”的政体,其在海外对亲美独裁政府的支持,目的也仅仅是在冷战竞争状态下,保护美国利益,以及美国代表的国际“自由国际秩序”所付出的必要代价。这套说辞突出了“霸权”构成中“同意”的成分,而刻意淡化了其背后的暴力。

同时,美国政府对亲美独裁者的青睐,也被视为是国际政治中现实主义的必要手段,而在国内政治层面,法治保障的民主秩序仍保证了美国得以站在道德高地上,以“自由国际秩序”为名,在全球进行“人道主义”干涉(humanitarian intervention)。基于此,许多美国霸权秩序的拥趸们,甚至将美国的全球霸权主义行为,视为一种有助于全球进步的“自由干涉主义”(liberal interventionism)。

喀布尔难民营的阿富汗儿童(星岛日报)

然而,作为一个全球霸权的美国,从本质上来看更像是一个独裁帝国。实现这种独裁权力的重要法律手段,则是常态化的“紧急状态”(state of emergency)。

自1976年美国《国家紧急状态法案》(The National Emergencies Act)通过之后,以往作为例外状态的“紧急状态”,便正式成为美国总统的常态权力。在该法案授予总统的136项权力中,仅有13项需要通过国会再次确认许可,其余123项均只许总统一纸行政命令便能立刻生效。

这些由总统一人独揽的大权,几乎涉及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从征用土地、到没收财产、再到直接干预市场;从征兵入伍,到增减政府雇员薪酬,甚至再到对个人的生杀审判,这些都成为美国法律框架容许下的总统个人权力。换句话说,自1976年《国家经济状态法案》颁布后,美国总统理论上可以合法地、在不受任何力量制约的情况下,轻松成为一名独裁者。一个拥有世界上最大核武器库与军事力量国家的独裁者。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河南省孟州市

最热资讯

首页|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Copyright © 2012-2022 大新闻网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大新闻网闽ICP备150094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