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以人为本 * 关注民生

旗下栏目: 车讯 新车 报价

陈惊人:“一班杀鸡,二班偷蛋,我来给你们做稀饭!”

来源:转载 作者:浙江省宁波市 人气:8654 发布时间:2022-02-18 07:38:13
摘要: 到达广西凭祥后,父亲回忆到,“空气中散发着一种紧张的气氛,到处都是解放军,骑马的通信兵在路上飞驰,火车上运送的都是汽车、大炮和坦克,大街上百姓很少”,这让他感到情况稍稍有些不对。结果有一天,我和排长三…

原标题:陈惊人:“一班杀鸡,二班偷蛋,我来给你们做稀饭!”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惊人】

“排长在训练时喊到:‘一班杀鸡,二班偷蛋,我来给你们做稀饭!’

战士们都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原来都是口音惹的祸,

他说的是‘一班射击,二班投弹,我来给你们做示范!’”

这是父亲讲过的无数个幽默诙谐的从军小故事中的一个。

父亲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这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从小,我就听着父亲在饭桌上讲故事,被他绘声绘色的讲述逗得捧腹大笑的同时,不曾认识到背后隐藏的另一种深刻残酷的面目。当偶尔瞥见父亲流露出默然沉思的神情时,我不禁想认真严肃地去了解他所历经的那场战争。

当面前有一扇门的时候,为什么不去推开它呢?由此也就有了下文,笔者将其整理出来,与君共享。

意外参战:新兵的洗礼

“1978年12月25日上午,在赣中北的一个小县城里,锣鼓喧天,人山人海,人们在欢送一群胸戴红花应征入伍的青年。我作为其中的一员,心情特别的激动,一是实现了多年的愿望,马上就要成为一名军人了,二是这么多人前来欢送,确实也感到荣光。”

想起往事,爸爸的面上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笑。

在那之前,他以为自己参军无望了。1977年,父亲作为留城青年被分配到江西靖安县粮食局车队当了一名汽车修理工,1978年顺利通过征兵体检后,于年底在家人的欢送下,与其余一行84个新兵在接兵连长的带领下,坐上了朝南昌方向而去的班车。此时19岁的父亲,只怀揣着去广东从军的喜悦,并没有预料到他的人生轨迹由于被更大的使命引领而发生的改变。

小县城离南昌八十多公里,当时是沙土路,走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南昌火车站。下车后到处都是应征入伍的新兵,一排排地坐在那里等车,经过长久的等待,父亲他们坐上了火车。火车经过三天三夜的运行,终于在28号抵达了广西凭祥。

到达广西凭祥后,父亲回忆到,“空气中散发着一种紧张的气氛,到处都是解放军,骑马的通信兵在路上飞驰,火车上运送的都是汽车、大炮和坦克,大街上百姓很少”,这让他感到情况稍稍有些不对。

12月31日傍晚,新兵连长把他们集中在一起,开始分兵点名,外面停满了军车,父亲被安排和来自河北、河南、山东、湖南的几个新兵坐上了同一部军车,军车载着几个新兵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到达一个小村庄,在昏暗的灯光下被一个个老兵带到了住宿的老百姓家里,“记得那天晚上,班长任奎元笑容满面地帮我把领章和帽徽订上,我穿上订上领章帽徽的军装,在镜子前显得格外精神”。

父亲被分配在陆军第55军163师炮兵团,师长是边贵祥。全团有四个营、十二个连,父亲被分配在九连的指挥排侦察班,学习侦察技术。

此后便是一个新兵在部队中的洗礼历程。“到连队的第二天早上,天还不亮,只听到急促的哨子声叫个不停,班长在一边叫着‘快,快,快’。我一个新兵背包都不怎么会打,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没办法,穿好衣裤后只好胡乱把被子一卷,用背包带打了个十字结,提在手上就跟着班上的老兵跑了出去。天亮后,连队在一个空旷的平地上检查,当真是出了不少笑话,有背包跑散了的,有裤子穿反了的,由于部队强调雷厉风行、步调一致,班长就要求我在空余时间练习穿衣打背包,反反复复练,一遍一遍练,由正常练习到把眼睛蒙上练习,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后,基本上能达到要求。”

这只是部队生活的基础要求。由于参战的紧张气氛,在战前的日子里,父亲还需要每天不断地学习新东西以应对战场需要,“我们每天不停地训练,从各种武器的使用、炮阵地的构置、器材的安装到战场救护、防毒射击、方位识别、地图使用、侦察技巧、伪装行进等等。大约四十多天的时间,有分散训练,有集中训练,先是跟着班长他们进行训练,后来班长和几个老兵都调走了,班上就我一个新兵蛋子,我就跟着朱炳生排长还有一个叫张锦银的干部在一起训练”。

在训练中

广西凭祥金鸡山四管高射机枪旁合影留念

像是想起了什么,父亲微微笑了起来,说道:“在训练的时候,有一次还发生了‘一顶钢盔惹的祸’!”

我好奇地追问:“什么是‘一顶钢盔惹的祸’?”

原来,在1979年元月下旬,连队分发下来了钢盔。父亲回忆道:“钢盔没戴过,戴在头上还挺重的,为了适应它,我们就戴着钢盔出去训练。结果有一天,我和排长三人在进行地图使用训练,走着走着就被几个步兵给围上了,问我们是哪个部队的,接着就把我们带到他们领导那里,还打电话进行了核实,一核对才知道,原来是钢盔惹的祸!因为根据当时的部队物资装备,步兵是没有钢盔的,我们也是刚发下来没几天,人家怀疑我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这也算是一种备战时紧张气氛的注脚吧。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浙江省宁波市

最热资讯

首页|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Copyright © 2012-2022 大新闻网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大新闻网闽ICP备150094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