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以人为本 * 关注民生

旗下栏目: 段子手 最奇葩 趣图

袁野:澳大利亚联手立陶宛“抗中”,口气一个比一个大

来源:转载 作者:广东省茂名市 人气:8840 发布时间:2022-02-18 08:58:57
摘要: 相较之下,堪培拉的反应就着实显得有些滑稽了:澳大利亚外长玛丽斯·佩恩在发布会上强调“一位欧洲外长”的到来对澳大利亚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两国外长发表的联合声明更是称“佩恩外长热烈欢迎立陶宛在印太地区不断增…

原标题:袁野:澳大利亚联手立陶宛“抗中”,口气一个比一个大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袁野】

2月8日,立陶宛外交部长盖贝留斯·兰茨贝尔吉斯飞往澳大利亚,参加该国在堪培拉的新大使馆的揭幕仪式。这本应是一次例行公事式的访问:为使馆剪彩,与澳大利亚政客、外交官和商界领袖们握手,再会见一下立陶宛侨民团体,仅此而已。

然而,立陶宛和澳大利亚最近几个月的反华聒噪,却将这次访问的关注度抬到了不该有的水平。堪培拉给予了兰茨贝尔吉斯破格接待:外长和防长的高级别会谈;在著名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和国家新闻俱乐部发表演讲(由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直播),以及“英雄一般的普遍欢迎”。立澳双方称彼此为“志同道合的重要伙伴”,一起加入了一个“专属俱乐部(exclusive club)”,因为两国都面临所谓来自中方的“经济及贸易上的压力”。

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与澳外长佩恩举行联合发布会(图自兰茨贝尔吉斯推特)

立陶宛万里迢迢前来访问澳大利亚,动机路人皆知:一方面是为立陶宛出口企业开拓在亚洲、大洋洲的市场,另一方面是拉帮结派,串联全世界的反华势力搞大合唱,上蹿下跳,可谓活跃非常。

相较之下,堪培拉的反应就着实显得有些滑稽了:澳大利亚外长玛丽斯·佩恩在发布会上强调“一位欧洲外长”的到来对澳大利亚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两国外长发表的联合声明更是称“佩恩外长热烈欢迎立陶宛在印太地区不断增长的足迹”,各家澳媒也纷纷高呼“澳大利亚在与中国的斗争中赢得新盟友”,仿佛袋鼠们需要这个远在1.3万公里之外的波罗的海小国帮助他们保卫海疆。孤悬海外的心态和挑衅中国的心虚,简直溢于言表了。

双方外长的公报调子唱得极高,“民主、人权、法治、性别平等、开放市场”等词汇漫天飞舞,兰茨贝尔吉斯更是高呼“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国家应该团结起来,减少对包括中俄在内的‘全球秩序破坏者’的贸易依赖,并结成更为牢固的同盟”,口气简直不像是一个仅有280万人口的小国外长。

但在高调之下,兰茨贝尔吉斯此行的实际成果其实非常有限。立陶宛支持澳大利亚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议,澳大利亚则计划在立陶宛开设一个贸易代表办事处,仅此而已。

但远水难解近渴,更何况这个“远水”本来就没有几滴。这也难怪:在立陶宛出人意料地跳出来之前,澳大利亚和这个中东欧国家基本上处于“八竿子打不着”状态。立陶宛是澳大利亚的第75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仅略高于1亿美元。虽然兰茨贝尔吉斯将立陶宛驻堪培拉的领事馆升级成了大使馆,但澳大利亚在立陶宛甚至没有大使馆,该国在立陶宛的有限利益,由澳大利亚驻波兰大使馆代为处理。

然而,我们也不能因此掉以轻心,认为立陶宛和澳大利亚的抱团无关痛痒。恰恰相反,这些行动表明,无论是立陶宛还是澳大利亚,在经过与中国的长期外交僵持之后,不仅毫无缓和关系的意图,反而在主动出击,合纵连横,试图将与中国的矛盾冲突进一步深化、扩大。

就立陶宛而言,维尔纽斯不断游说欧盟,企图将中立之间的矛盾,演变成中国与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世界之间的矛盾。此前,欧盟已经在世界贸易组织对中国发起了诉讼,声称中国的行为是“非法的”,包括拒绝立陶宛的货物通过中国海关,拒绝立陶宛的进口申请,以及通过针对含有立陶宛成分的货物来干扰欧盟的单一市场和供应链。

虽然这些争端与澳大利亚完全风马牛不相及,但堪培拉却跳了出来,主动申请加入这一申诉。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特汉1月29日发表声明称,“在欧盟就立陶宛(受到的)歧视性贸易做法向中国提起的争端中,澳大利亚有着实质性利益,所以将要求加入这些磋商。”兰茨贝尔吉斯对澳方此举表示“非常欢迎”。

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是除美国之外第一个对欧盟的做法表示支持的国家。2月8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也在伦敦会晤立陶宛总理因格丽达·希莫尼特时做了类似表示,称支持立陶宛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

澳大利亚走得更远。接待完立陶宛外长后,佩恩便马不停蹄地主持了美日印澳第四次“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外长会,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更是亲自出席并讲话。虽然会议联合声明一如既往地没有提及中国的名字,但“深化与区域伙伴的接触”“应对基于海洋规则的秩序所面临的挑战”的指向性异常鲜明。

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教师、ASPI成员拉维娜·李就直言不讳地评论称:“民主和威权大国之间的分裂正在扩大,并将越来越难以管理……我们离QUAD中的民主成员国与中俄彻底分裂又近了几步,找到共同点的回旋余地更小了。”

此前,观察人士本来期望,随着新的一年和新的中国大使的到来,中澳关系有可能在农历虎年“重启”。2月10日,新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肖千就在递交国书时表示,今年是中澳建交50周年,中方愿同澳方一道,总结过去,面向未来,秉持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共同努力,相向而行,推动中澳关系早日重回正确发展轨道。然而澳洲媒体继续无端指责中国“战狼外交”,却对肖大使释放的善意视若无睹。

堪培拉的政客更是用他们的行动,给怀揣期望的人狠狠泼了冷水。澳大利亚追随美国对北京冬奥会进行了外交抵制。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继续对中国大放厥词,丧心病狂的程度连曾经的美国特朗普政府都难以望其项背:

同在2月10日,达顿公开宣称“中国共产党已决定在即将到来的澳大利亚选举中选择了工党”,还指责中国有一个涉及新南威尔士州工党的“干涉阴谋”。他的这番言论是如此离谱,以至于澳洲情报机关头子、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总干事迈克·伯吉斯都蹦出来表示,不要把他的机构“政治化”。此前,达顿还把伯吉斯发布的《年度威胁评估》作为指责“中国干涉”的所谓依据。

每当执政党遇到麻烦,或是到了选举季,澳大利亚政客们都会拼命玩弄“中国牌”,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下届选举将在5月前举行,莫里森对连任毫无把握,所以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几个月堪培拉的声调只会越来越歇斯底里。

需要提醒的是,即使联盟党败选下台、工党胜利组阁,也未必能给中澳关系带来多大的改观。安东尼·阿尔巴内塞(Anthony Albanese,也译艾博年)领导的工党几乎全盘复制了当局的对华政策,“澳大利亚面临中国挑战”堪比两党共识。工党内部的对华鹰派人士一点不比联盟党少,澳洲议会中臭名昭著的“狼獾”(一个由两党议员组成的议会团体,通过在他们的办公室贴上狼爪贴纸,来标榜其对华强硬立场)中,几个跳得最高的议员都来自工党。

退一步讲,即使阿尔巴内塞真的有意重启对华关系,他也奈何不了盘根错节、人多势众的澳大利亚反华产业链。澳洲防长达顿,就是这些人的代表,他们和历史上的那些战争贩子没有区别,盘算的都是挑动战争发国难财,不仅不会考虑澳大利亚,连美国的国家利益都不会考虑。

这些势力推动澳大利亚参与了几乎每一场英美发动的战争。显然,堪培拉希望这样做能够让其盟友对澳大利亚产生一种责任感,创造一种“战友们”对澳大利亚负有某种义务的局面,参与QUAD、同立陶宛抱团,就是这种愿望的最新例证。显然,袋鼠们不明白世界上还存在外交这种与人打交道的艺术。

但值得庆幸的是,堪培拉尚存最后一丝理智:与立陶宛不同,澳大利亚没有在台湾问题上松口。毕竟,维尔纽斯远在万里之外,比中国远多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广东省茂名市

最热资讯

首页|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Copyright © 2012-2022 大新闻网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大新闻网闽ICP备150094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