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法院的法官枉法裁判 张家港农商银行伪造证据

近日,江苏张家港的顾红刚先生(137 0622 8775)反映称,遇到了一件令他非常闹心的事,事件的起因就是,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伪造担保合同及相关材料,利用不具备鉴定资质的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作出虚假鉴定,苏州,张家港两级法院的法官不查找案件的真相,枉法仲裁,仅凭“以鉴代审”造成判决不公,申冤无门的顾红刚选择向媒体反映,希望能将此事公布于网络之上,让社会的各界人士给评评理。

2018年5月28日下午,发明人顾红刚(被告5)象往常一样,在他所经营的苏州梦之捷焊接技术有限公司(被告6)的焊钉实验室进行实验。一个突如其来的微信打断了顾红刚的研发美梦,从此官司缠身,噩梦缠绕。一个叫”蓉蓉”的人给顾红刚妻子发来微信”你老公被起诉了……”并附了一张法院传票的图片,在传票上清楚的写着顾红刚和他的梦之捷公司因涉及一项贷款担保,被张家港农商行给起诉了,列为被告5和6,”2018年5月29日开庭”。次日,顾红刚来到张家港人民法院,在法庭上看到了写有”顾红刚”签名的《传票回执》。

而在此之前,顾红刚从未收到过任何传票,顾红刚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冒用自己的签名”。开庭过程中,原告律师出具了两份《担保合同》,一份是张家港农商行和梦之捷公司的《最高额保证担保合同》;一份是顾红刚与张家港农商行的《个人最高额保证担保合同》,担保金额500万。顾红刚当庭表示从未签过上述合同,要求对笔迹进行司法鉴定。庭审结束后,法官把原件还给原告的代理律师带回。

5月30日,顾红刚在法院领取到了起诉状的副本复印件。在起诉状上,惊奇的发现,在张家港农商行的起诉状里显示梦之捷公司和张家港农商行所“签订”的《最高额保证担保合同》以及顾红刚和张家港农商行“签订”的《个人最高额保证担保合同》,是两个不同版本的合同。这两份合同为“2016年7月5日”的日期是打印出来的,而当庭出示的两份《担保合同》的日期虽然也是“2016年7月5日”,却是手写出来的,而且两份合同上的印章也不同。

“这合同是伪造的!”发现问题的顾红刚很兴奋,立即给主审此案的法官肖建峰打电话,并告知了这一重要情况,要求比对笔迹印章。肖建峰却告诉顾红刚“担保合同的原件已还给原告律师,想要比对找农商银行去,要比对《担保合同》去写申请书……”

顾红刚原以为只要找到了伪造合同的证据,就可以证明此事与自己无关,然而万万没想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

一个月后,原告的委托律师缪俊熙,主审法官肖建峰,被告顾红刚及其律师惠建明,在法院调解室进行比对。法官肖建峰一改先前的不相信,在事实面前承认,起诉状里所提到的两份《担保合同》和当庭递交的两份《担保合同》不一样。顾红刚认为既然证据确凿是伪造出来的,原告应当撤诉,但是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原告律师称“有关起诉状的两份《担保合同》,原件找不到了……”法官肖建峰说,“既然原件找不到了我也没办法,不是还有两份吗?”顾红刚气愤至极,当场就大发雷霆,斥责原告伪造担保合同,法院将起诉状原件交还给原告,造成起诉状原件丢失……顾红刚的律师也坚决要求原告交出起诉状《担保合同》原件,一起做司法鉴定。法官肖建峰却说,“丢失原件的复印件不能作为鉴材,如果不是你的签名,做一下笔迹鉴定……”顾红刚想也对,反正自己没签过,鉴定一下不是更能说明问题,为此还付了3.8万元鉴定费。然而事情的发展远没有顾红刚想象的那么简单。

鉴定中心作出虚假鉴定

2018年10月19日,南京东南司法中心出具的鉴定报告,存在违法行为。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不具备笔迹和印章形成时间的鉴定能力,也未对顾红刚本人提出的鉴定要求给出答复,所做的鉴定不具备法律效力。2018年6月3日顾红刚向法院递交的《鉴定申请书》第二款“对合同落款处公司印章,法定代表人个人印鉴章真实性进行鉴定,确认是否系伪造;并鉴定公章、个人印鉴章的形成时间。”

根据南京东南司法鉴定意见书和[2019]文鉴字第41号《终止鉴定告知书》中阐述,“该所现有的技术,无法对形成时间进行鉴定”。也未对签名及印章的形成时间作出答复。由此看来,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存在欺诈行为。作出的鉴定是无效的。

第二、对不存在的笔迹鉴定,原告向法庭递交的《个人最高额保证担保合同》中”顾红冂X刂”作为鉴定依据是错误的。这个名字不知读什么?与顾红刚身份名字不符。东南司法鉴定中心用不存在的字来鉴定是顾红刚所为,其鉴定结果显然是错误的。因为不存在的字不知读什么?鉴定成某个人的名字是荒缪的。

第三、对不相同检材字体和样本字体的解释是错误的。首先《最高额保证担保合同》顾红刚签名是草书,顾红刚本人当庭书写的样本字迹无一个字是草书,同时送检的第三方同期《质量技术服务协议》和《电子投保确认书》顾红刚签名也非草书。顾红刚也多次声明其根本就不会写草书。而东南司法鉴定中心以此鉴定签名为顾红刚本人所写是错误的。

综上所述,东南司法鉴定中心所作出的鉴定是虚假的,是错误的,顾红刚对鉴定结果表示不服。

苏州法院的法官枉法裁判 张家港农商银行伪造证据

苏州法院的法官枉法裁判 张家港农商银行伪造证据

一审法院”以鉴代审”,刻意隐瞒事实真相,不调查证据形成的过程,枉法判决

2018年10月19日东南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鉴定结果后,顾红刚于2018年10月29日再次向法院递交了《要求重新鉴定及坚持要对签名、印章形成时间进行鉴定的申请》。在申请书中阐明“2014年虽然本人曾经做过一次一般责任的抵押担保合同,但随着主合同的到期已经无效。2016年7月5日也从未签过任何担保合同,所以合同印章签名的形成时间尤为重要。而东南司法鉴定中心不对印章、签名形成时间作出鉴定,也从未如实向本人和法院告知,其鉴定中心存在欺骗行为,鉴定结果没有可信度,故此本人向法院提出申请重新鉴定。”顾红刚认为,对于法官所作出的自愿放弃鉴定的判决是没有依据的,这份申请书就是要求重新鉴定的证据,而法院并没有重视这份申请。

2018年10月31日,顾红刚向张家港人民法院的院长写信,如实反映了张家港法院民二庭对于本案判决所存在的种种问题。其中包括“传票送达问题和传票回执丢失问题”,以及两份起诉状《担保合同》的原件丢失问题。顾红刚认为是张家港农商行和一审法官相互勾结,刻意隐瞒真相,毁灭重要证据。

在2018年5月29日上午8时30分左右,一份传票回执就放在法庭上原告的桌子上,但顾红刚本人却并未收到过传票,就是开庭时间,也是通过别人发到自己妻子微信上的内容得知的。然而法院的传票回执上却有顾红刚的签名。

顾红刚认为这是别人刻意伪造的,签名字体与起诉状的《担保合同》,《借款展期申请》,二份《送达地址确认书》签名一样,属于同一个签名。那么找到这份证据,就可以真相大白,传票回执是法律程序,法院遗失传票回执,存在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二审卷宗中也未见到这份传票回执,必然是有人刻意隐瞒。

2018年12月3日,在张家港法院的接待大厅,朱伟庭长与顾红刚做了个《谈话笔录》,拿出了原告提供的《情况说明》和一份闻所未闻的《借款展期申请书》,还有两份《送达地址确让书》。顾红刚当场表示,这些东西都没见过(而在二审判决书中却说顾红刚是明知的,简直荒谬至极),顾红刚表示连合同都未看见一份,这些贷款材料更是闻所未闻。至于签名一事是有人刻意伪造出来的,原告所提供的《情况说明》中讲的是《最高额保证担保合同》的原件。原告声称与被告本人签订了二份完整的《担保合同》,一份由管户经理保存在电脑中,另一份由农商行总部保管。顾红刚也曾咨询过法学专家,银行每笔贷款的必须有完整贷款担保资料。(必须要提供各种证明,象身份证复印件,营业执照、税务登记、收入证明、名下房产、贷款用途说明、公司章程、股东签名、企业资产证明、担保承诺书、资产负债表等等。还有重大合同必须有银行录像,面签工作人员、法律辅导人员。)顾红刚涉及500万元的担保,一套完整的担保资料必不可少。

顾红刚也多次要求法院对原告的原件出具贷款必须的证明,原告都一无所有,那么原告所签订的完整的担保资料又从何而来?顾红刚认为原告所说的丢失起诉状《担保合同》实则是在毁灭证据,另外两份《担保合同》也没有对应的完整材料是伪造证据。

2018年8月15日顾红刚向法庭递交了《要求合同签订人员出庭申请书》。要求解答2016年7月5日,四份担保合同,一份《借款展期申请》,两份《送达地址确认书》的由来,与本人签订的十一个签名在哪里签的?什么时间签的?有几个人在?印正整个签名过程。二审法官谢坚称,向原告律师问过,原告回答不知道。然而据顾红刚所知,面签人员瞿隽因挪用客户存款已被开除,面签人员刘明,还在上班,显然原告害怕事情暴露,不敢出庭作证。是原告在故意隐瞒事情真相,二审顾红刚再次提出刘明出庭问题,二审原告律师,却告知”刘明非银行领导所签名没有作用……”。对于原告故意隐瞒事实真相,法院未做进一步查明存在程序违法。

2019年3月15日开庭审理之后,为了查明真相,顾红刚于3月16日再次向法院邮寄《要求重新鉴定申请》,要求对四份《担保合同》,一份《借款展期申请书》,两份《送达地址确认书》十一个签名重新鉴定。却被法官断然拒绝,顾红刚出具了律师《代理词》说明本人观点“关于本人不愿意鉴定意见是法官有意歪曲事实”。

根据2018年12月10日《调查笔录》:肖“对笔迹和印章的形成时间还需要鉴定吗?”顾“形成时间的鉴定我首先要确认2016年7月5日我与公司签订的两份担保合同上面的签字和印章真实的情况下,才要对形成时间进行鉴定,要求原告提供起诉状复印件对应的原件。”(在笔录中顾红刚并未说不同意鉴定)这显然是法官故意歪曲事实,从而一审二审能够”以鉴代审”把担保责任强加于顾红刚头上。

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九条:主合同当事人双方协议以新贷偿还旧贷,除保证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外,保证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原告提供给法庭的《情况说明》中最后一段文字“因此我行于2016年7月5日??此前该两保证人未与本行就该贷款签署保证合同”。这句话说明了顾红刚在2016年7月5日之前,对主合同的事一无所知,主合同签署于2014年7月份,伪造合同2016年7月5日。根据担保法第三十九条,本人没有参与2014年的合同签订根本无法找到主合同的签订过程,无需承担担保责任。

一审判决以东南司法鉴定中心的错误鉴定为证据,不调查本人提出的疑点,不调查印章、签名的形成过程。依旧”以鉴代审”判决顾红刚及公司承担担保责任是枉法判决。

为了自证清白,顾红刚于2019年3月向苏州中院提出上诉,并聘请北京知名律师刘博金和石玉成律师作为辩护律师,他们的到来发现了许多未查明真相,这是2019年6月13日的调查笔录:

上诉人向二审法庭提出多项未查明真相,二审法庭未做出正面答复就维持原判

1、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张家港农商行之间不存在真实有效的的担保合同关系,担保责任的承担不是上诉人的真实的意思表示。一审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上诉人对借款主合同以及担保合同的全部内容是明知的。在整个担保合同签订过程中存在非常多的不符合生活常识的地方。一审没有查明案件的事实。

被上诉人的鉴名有多达11处不是本人所签的。上诉人一审提出笔迹鉴定、印章鉴定的真实性以及形成时间,这是两项一个整体的一个鉴定请求,但是一审仅对签名及印章的真实性进行了鉴定,未对形成时间进行鉴定,直接影响了案件实的查清。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 39条的规定,被上诉人张家港农商行并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上诉人对借款人借新还旧的事实是明知的,上诉人不应当承担担保责任。需要补充的是一审事实认定错误的补充意见。

2、2016年7月5日贷款展期违反贷款通则第12条的规定,也违反借款合同第八条第二款的约定,不能构成贷款展期。并且在一审的两次开庭当中出借人根本就没有出示2016年7月5日的借款展期协议,未经举证质证,但是一审判决却把这个作为查明的事实写进了判决,并且作为判决的依据,不具有客观性真实性,也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的规定。

贷款通则第12条的规定是“不能按期还贷的,借款人应当在贷款到期日之前向贷款人申请贷款展期,本案借款合同第八条第二款约定借款人申请借款展期应当在借款到期日前20日内提出”。但是本案被上诉人在2015年7月5日借款到期的当日办理的借款展期,我们认为这既违反了贷款通则的规定,又违反了合同的约定。这是一审事实认定错误也没有查清楚。补充的第二点,在上诉人担保合同面签签字人处签名的刘明,现在仍然在被上诉人单位上班。

但是一审的时候,上诉人中请面签人员出庭协助法庭查明案件的事实情况,被上诉人向法庭陈述面签人员均已离职、并且联系不上,一审法庭对此也没有进行任何的调查核实,上诉人在2018年8月15日提交了书面的要求面签人员出庭进行作证说明的申请书,一审法院未经核实,未通知上诉人,在庭审后已经确认该面签人员仍然在职,所以我们在二审中继续提出申请,要求面签人员出庭说明担保合同的签订过程。上诉人根本就没有在2016年的7月5日去签过这个合同。(顾红刚向法庭提交了相关面签人员出庭的申请以及面签人员在职的证明)在法庭上被上诉人也承认刘明还在上班。上诉人并没有表示,对个人最高额担保合同也就是17380号内容的认可并承担责任,通过一审开庭他的各种表现,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所有签名不是本人所签,他要求银行出具起初向法院提交的两份合同复印件的原件,也表明了对这份合同的怀疑。

3、被上诉人在第二次庭审中对2017年5月19日人放款凭证借新还旧的解释也明确为“贷了500万,归还之前的500万元”,可以说明农商行以新贷款偿还旧贷款。本案中各担保人对借新还旧的情况均不知情,担保人所签署担保合同并承担担保责任的贷款,性质上已经归还完毕。涉案的贷款既未重新签订贷款合同也未与保证人签订保证合同。在担保人不知情后也不追认情形下,案涉贷款绝对不可能由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

4、这是一个格式合同,是被上诉人出具的,可以重复循环使用的,而且不用对条款进行修改的,这显然是格式条款,被上诉人扩大了借款人的责任。在 2014年的时侯,被上诉人和上诉人签订过一份担保合同,只是上诉人自己手里没有留存,被上诉人档案中应该有这份材料,但是被上诉人不肯提交。

被上诉人提交给法院的《情况说明》当中,又否定了2014年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签订过2014年的担保合同。这是自相矛盾的,被上诉人出尔反尔,企图掩盖事实真相,将责任强加给上诉人,法院也没有查清2014年是否签订合同的真相,也是上诉人不服判决的原因。

苏州法院的法官枉法裁判 张家港农商银行伪造证据

苏州法院的法官枉法裁判 张家港农商银行伪造证据

2019年7月,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终审判决对上诉人提出的证据依旧未查明真相,也是以鉴代审做出错误判决。

苏州法院的法官枉法裁判 张家港农商银行伪造证据

苏州法院的法官枉法裁判 张家港农商银行伪造证据

申冤无门的顾红刚通过微博将其所遭遇的不公平判决一事,公布于网络之上。2019年8月19日,张家港农商银行的法律顾问向顾红刚送达了律师函,以示警告,要求顾红刚删除对农商行不利的言论。既然张家港农商行认为自己没有做错,那为什么害怕将事实真相公开出来,既然农商行认为自己没有伪造证据,为何不敢提供合同原件进行比对鉴定,而要通过警告的方式要求当事人闭嘴,未免有点太过霸道了吧!张家港农商银行既然认为顾红刚是在捏造事实,那么为何不做真实的信息公开以示回应!

一审法院未执行传票送达程序,被告顾红刚未收到传票,为何在传票回执上却有顾红刚的签名?显然这是有人在故意伪造签名。为何庭审过后,传票回执竟然丢失不见?在法庭上丢失与起诉状有关的两份《担保合同》原件,这是原告(张家港农商行)故意隐瞒真相,还是苏州,张家港两级法院的法官们在刻意的制造冤假错案?肖建峰法官还曾扬言“顾红刚我要硬判你怎么样……”肖建峰作为一个法官本应维护法律的公平公正,而居然对当事人口称“我要硬判你”,法律当真是为了权贵服务,人民的法官眼里再也没有了人民?顾红刚表示很难理解!

为了寻求真相,顾红刚四处调查,走访了张家港市城西派出所,张家港市侦经大队,张家港市公安局,张家港市检察院,张家港市信访办,苏州市银监局。信访了张家港市人民法院,苏州市人民法院,苏州市检察院,中央十七督导组驻江苏办事处,实名举报了张家港市农村商业银行,张家港市人民法院民二庭,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三个鉴定人员,都没有受到监管部门任何答复,无奈之下,顾红刚不得不寻求媒体曝光以证明本人无辜受冤。

随着枉法判决的生效,顾红刚已被列为被执行人,公司账号被封,无法进行正常生产交易,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遭受了巨大的精神伤害。

朗朗乾坤,不容枉法之人有任何藏身之地。对于顾红刚所遭遇枉法裁判一事的最终结果,我们将持续关注!


本文来自大新闻网,由大新闻网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新闻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