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法院的法官被举报枉法裁判 强权之下法律再无尊严

举报人:西安云鹏消防公司

被举报人:贾黎明(陕西省高院审监庭女法官)

宋庆元(汉中市汉台区法院法官)

余  展(汉中市汉台区法院女法官)

刘际勇(汉中市中院法官)

曹建祥(汉中市中院法官)

举报事项:被举报人相互勾结,上下包庇,歪曲事实,捏造证据,枉法裁判,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事实及理由:

2011年10月28日,西安云鹏消防公司通过招投标的方式与汉中中青公司签订了汉中世纪城A1、 A2、B1B2B3B5号楼、幼儿园及地下车库、室外管网消防工程,合同编号:汉2011—035,并于2012年3月开始施工。

  在未施工和施工初期,个体户李文兵和汉中中青公司负责人牛晓军相互勾结,通过私刻西安云鹏消防公司财务章(公安局鉴定为假章)、私造委托书、私设银行账户、私开发票,在云鹏公司没有任何授权委托的情况下,从汉中中青公司先后分五次将云鹏公司71.5万元的工程款私自转走。

2014年10月12日,在云鹏公司没有给范巍任何授权委托的情况下,利用不能用于结算的西安云鹏消防公司项目部章,非法向第三人范巍支付44万元的住房一套,住房编号:D2—102,范巍将此房据为己有。

在施工过程中,汉中中青公司的负责人牛晓军,明知云鹏公司委托的范巍巍私自在汉台区地税局代开发票违规,非法提供代开发票证明,使用不盖法人单位财务章的非法发票,给第三方范巍巍支付云鹏公司工程款105万元。

  在工程结算过程中,汉中中青公司违反《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约定,无依据扣减云鹏公司工程款20.89万元。

  在施工过程中,汉中中青公司非法将云鹏公司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的施工范围进行分解,将其中的消防设施检测、气体灭火系统、防火卷帘门系统、幼儿园室外管网及土建、一号商铺室内(消火栓、喷淋、报警)及室外(管网、土建)分包给自己的亲哥哥。

2014年3月20日,诈骗嫌疑人李文兵在汉中电话邀约云鹏公司负责人到汉中,确认朱加龙施工工程量,签字后支付(因此前已经诈骗云鹏公司71.5万元),确认后,诈骗嫌疑人消失,朱加龙带领3个黑社会人员拿着砍刀,将云鹏公司负责人绑架到汉中偏远地区一个废弃的湖中,致使其在水中寖泡两个小时之久,被逼无奈,通过公司副总徐涓以1毛钱的月息筹集7万元,汇给朱加龙,傍晚和公司工地负责人苑福会向中山街派出所报案,朱加龙逃跑。

2016年1月6日李文兵以汉中中青公司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为由以个人的名义将汉中中青公司和云鹏消防公司起诉至汉中市汉台区人民法院。

2016年3月2日(开庭当天)早上5点,云鹏公司法人等一行四人从西安出发,因在接人的过程中,出现了事故,无法按开庭时间赶到。9点10分左右,书记员王雪婷和云鹏公司负责人通电话联系,云鹏公司法人向其说明了情况,并提出请求推迟至下午开庭,遭到拒绝。汉台区人民法院未采纳云鹏公司请求直接作出了开庭审理,于3月4日就下达了判决书。

在该判决书中部分载明,“本院认为,被告西安云鹏公司与被告汉中中青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属有效合同……判令被告西安云鹏公司向原告返回工程款66万元”。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诉讼主体是否适格,是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的前提条件,而汉台区人民法院对诉讼主体不做任何审查,就如此草率的作出了枉判。既然云鹏公司与汉中中青公司的合同有效,那为何还要裁定给没有任何关系的个体户李文兵返还工程款,汉台法院宋庆元法官只是依据李文兵的一面之词(无任何证据材料),就强行作出如此荒唐裁决,不知又该作何解释?

陕西法院的法官被举报枉法裁判 强权之下法律再无尊严

李文兵伪造的协议,还仅仅是复印件

事实上,李文兵在本案中存在着涉嫌诈骗,云鹏公司在诉前就已经向汉台区公安分局报案,并告知了审判员,依据先刑后民原则,本案应先中止审理。

李文兵私刻财务章,伪造委托书,与汉中中青公司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共计从汉中中青公司诈骗云鹏公司消防工程款71.5万元。该案于2015年12月10日在汉台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报案,公安机关也开始了调查,开庭时调查也正在进行中。

对于汉台区法院一审罔顾事实所作出的判决,云鹏公司自然无法接受,于2016年4月20日向汉中市中院提起上诉请求,要求依法撤销(2016)陕0702民初48号《民事判决书》,经汉中市中院二审判决认为因云鹏公司提供的证据,导致一审判决认定的案件基本事实发生变化,裁定撤销汉台区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云鹏公司原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可以松一口气了,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事情就此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经汉台区和汉中市两级法院的法官们利用伪造出的证据材料,罔顾事实审理作出“(2017)陕07民终453号”终审判决书,直接将云鹏公司与李文兵的关系变成了“混合合伙人”,故而维持了原判,云鹏公司也再一次败了诉。

对于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荒唐判决云鹏公司愤怒至极,遂再审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本以为陕西省高院的法官们会依照法律,公正裁决,还自己以公道。然而更未曾想到的是,陕西省高院主审再审法官贾黎明上下包庇,沆瀣一气,故意歪曲事实,捏造证据,一纸(2018)陕民申1480号的裁定文书,“驳回西安云鹏消防公司的再审申请。”彻底的让云鹏公司“凉凉”了,仅存的一丝希望就此破灭。

原本一起不具备主体资格的个体户,确将两个法人公司一同告上了法庭,奇迹般、精彩绝伦地,连过六关(立案关、五审关),一路畅通无阻,是什么人如此强势,充当李文兵等黑恶势力的精壮保护伞!

不可思议的是( 2018)陕民申1480号民事裁定书严重违法:
    1、不按法律规定举行庭前听证会;
    2、对云鹏公司提供的原三审、四审拒收的、新的证据链六《云鵬公司与中青公司的相互往来》及苑福会的作证光盘不予质证;
    3、案件审理不上审委会;
    4、严重超期裁定。历时13个月,超时10个月之久才姗姗来迟;
    5、无视黑恶势力李文兵的主体资格,不惜浪费司法资源为诈骗分子作掩护,开脱罪行。
    官司打了整整三年有余,不仅耗费了云鹏公司大量的精力物力,蒙受巨大的损失,还使得云鹏公司负责人的身心遭受到严重的伤害,对此遭遇,云鹏公司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一问省、市、区三级法院的法官们:

一审宋庆元法官:在明知个体户李文兵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却为何还坚持、必须的去审理!口头协议与书面协议能同时存在于一个法律关系中吗?将云鹏公司的证据分解给李文兵,成功地用云鹏公司的矛击云鹏公司的盾,手段实在是高明!在云鹏公司有足够理由申请下午或延期审理的时候,却极大地违反审判程序暂且不说,3月2日开庭,你3月4日就急速下了判决,真的是工作高效率的很吗?另外你确认,范巍是个体户李文兵设在云鹏公司的项目经理?此种认定实在滑稽!一个个体户连做工珵的资格都没有,巨然还能把项目经理设到了他人公司?

二审法官刘际勇:证据采集凭空捏造,认定凭空想象,云鹏公司并未申请任何的调查取证,刘际勇法官所说的“经云鹏公司申请调查取证……”从何而来,即便是调查取证,为何只是刘际勇独自一人所做,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而且刘际勇所出示的调查笔录中苑福会在签字时,明确指出“我只认李文兵结算单”,那么李文兵的任何一张结算单又在哪里?

陕西法院的法官被举报枉法裁判 强权之下法律再无尊严

二审法官刘际勇私自造的调查笔录

三审余展法官:你为什么把一审口头协议与书面协议的定论全部否定?你成功的抛出了“混合合伙”的概念,并天才地、创造性地运用到判决书中,在只有全国人大才有权释法权的情况下,你是如何把一个《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中根本不存在的法律关系演绎的淋漓尽致!既然是“混合合伙”,又哪来的实际施工人关系,他俩能同时存在一个法律关系当中吗?你为什么对云鹏公司提供的1300余页的证据不采纳丁点的质证,而是强烈怒斥云鹏公司法人“我问啥你就回答啥”。

当云鹏公司法人及其代理律师愤怒地要求你回避的时候,你还要坚持审理!你为啥拿着一个《协议书》的复印件诱导云鹏公司法人“你好好想想你那天是不喝多了,签订了这个协议……”你为什么拒收云鹏公司证据链六、苑福会作证光盘一套!原省高院巡视组组长齐士树同志,曾亲自申请出庭作证,被余展以“莫须有”的理由予以拒绝。

四审曹建祥法官:你在判决书中把各种法律关系演绎的精彩纷呈,就是不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视云鹏公司证据为白纸,搞灯下黑!你为啥不书面告知云鹏公司有申请再审的权利!电话也不告知?

四审汉中中院根本没上审委会,你为什么还让云鹏公司法人签字确认,当其拒绝时,你振振有词,你就签了吧,反正省高院再审,有这么玩的吗?

当云鹏公司法人向你递交判后答疑申请书的时候,说:你只要从这27条中随意选出3条,用法律条款予以否定,云鹏公司即刻签字服判,你为何拒绝不敢!当云鹏公司法人问你,复印件能做证据吗?你哑口无声,为什么?

再审贾黎明法官:你为何极大地违犯审判程序?你在裁定书中确认了李文兵和云鹏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但也不能否认李文兵是实际施工人,你真高人一筹,捏造事实的水平无人能比!你比上四位更绝,对云鹏公司提供的全部证据连看都没看一眼,半条也不梳理,一味的编!既然驳回再审申请,那你就是承认了“混合合伙”关系,请你回答,云鹏公司占多少股份?

你将云鹏公司六百多万的工程,拱手判给了诈骗嫌疑人,你的职业道德、你的良心、你的法律尊严何在?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女审判员贾黎明,目无党纪国法,枉法裁定,在一起诈骗嫌疑人李文兵为逃避法律制裁所挑起的虚假诉讼一案中,掩盖事实真相,用伪造、虚假的证据裁定,极大地败坏了公平、公正的司法准则!用公权力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再有,自《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签署之日起至消防工程验收结束及后期的维护施工,都是西安云鹏消公司一方所为,其铁证如下:

证据链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情况的证据

证据链二:与实际施工人苑福会的往来

一、工资往来     

二、汉中工地负责人苑福会为上诉人提供的零星工程签证单

证据链三:与实际施工工人人朱加龙往来

证据链四:在西安原材料采购与结算的证据      

证据链五:授权委托范巍巍代为支付零星材料款及工人工资凭证   

证据链六:与汉中中青置业相互核算的证据

证据链七:李文兵诈骗的证据

举报人:西安云鹏公司  17392895926张先生

当前,全国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进展的如火如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保障人民根本利益,把打击锋芒始终对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扫黑除恶关键是要“打财断血”“打伞破网”。云鹏公司认为,李文兵私刻公章、经济诈骗、合同诈骗、绑架勒索、虚假诉讼已然严重涉嫌违法犯罪,手段恶劣,而我们三级法院的法官们置若罔闻,顶风作案,一副“我就是李文兵的保护伞,黑后台”的姿态,肆意践踏法律的尊严,枉法裁判,究竟是权大还是法大?三级法院的法官们不仅给云鹏公司的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也给法人的身心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彻底颠覆了云鹏公司对法律的认知,破灭了依靠法律来讨回公道的美好愿望。是谁给了这些法官们如此大的胆量,敢于将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权利面前法律是否还有尊严?企业之殇,谁之过?

云鹏公司所遭遇枉法裁判事件的最终结果,我们将持续关注!


本文来自大新闻网,由大新闻网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新闻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