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中能源张矿集团联丰矿业股东举报煤炭产能交易金被冒领3991万

煤炭产能置换是指通过市场化手段,淘汰落后产能,实现煤炭产业升级,进而控制行业产能。河北省采用了用市场的手段化解过剩产能。2018年5月19日,河北省1208万吨煤炭产能置换指标公开挂牌、完成交易。

此次挂牌交易的河北省煤炭产能置换指标达到1208.66万吨,涉及煤矿39处。吸引了神华国能、陕煤、新奥三家大型企业前来竞价购买。现场以每万吨159万元的底价起拍。经过激烈竞价,河北省1208万吨煤炭产能指标最终以每万吨161.5万元的均价成交,涉及金额近20亿。此次交易完成,意味着河北省2018年煤炭去产能任务大幅超额完成。

联丰矿业有限公司获得

煤炭产能专项收益9000余万

河北蔚县,是煤炭资源重点县,本次涉及到的煤炭产能置换的企业非常多,其中冀中能源张矿集团蔚县联丰矿业有限公司(下称:联丰矿业)就位列其中。联丰公司共有三个矿井:联丰一井、联丰东翼井、金源东翼井,总产能达到60万吨。

按照河北省煤炭产能指标交易每万吨161.5万元的均价计算,联丰矿业此次产能交易收益估算为9690万元。

联丰矿业为股份制公司,注册资本2990元,冀中能源张家口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占股51%,刘掌权个人占股49%。

联丰矿业已于2018年5月19日完成煤炭产能置换指标交易,目前交易款已拨付100%,该款已经拨付到蔚县指定部门专用账户。

按照《煤炭去产能工作调度会会议纪要》(冀钢煤电化剩办〔2019〕14号)要求联丰矿业的联丰一井、联丰东翼井、金源东翼井务必于2019年9月底之前完成去产能验收。

职工人举报专项资金有

3800万被李永泉“冒领”

企业收到产能置换专项资金后,企业就要永久关停。专项资金的用途就是安置原公司职工、支付公司外欠资金等。

但是联丰矿业应得9000余万资金的处理却是一地鸡毛,作为唯一的自然人股东、占股比达到49%的刘掌权一方的代表提供的真实工人工资和大量的外欠资金却是分文未得到解决。

联丰矿业的职工和企业外欠债权人向当地政府举报:专项资金没有用于解决工人工资和企业债权人的外欠,其中有3800万元被一个叫做李永泉的人冒领了。

李永泉是什么人?和联丰矿业有什么关系?据工商资料显示,李永泉既不是联丰矿业的股东也不是高管。

据网络资料,李永泉已经被列为中级人民法院失信自然人名单。

李永泉组织了51个人,以2012年到2015年工资的名义编造工资欠款3991万,向蔚县政府“骗取”取了该款。

冀中能源张矿集团联丰矿业股东举报煤炭产能交易金被冒领3991万

打开百度APP,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冀中能源张矿集团联丰矿业股东举报煤炭产能交易金被冒领3991万

冒领工人工资的最高竟多达160万

里面竟然有享受国家行政开支的人

李永泉所谓的“欠薪闹剧”有多少真实性呢?事实上根本不存在。

其一、2012年至2015年李永泉经营期间的工人工资均已经支付完毕,根本不存在欠薪。联丰煤矿工人也出具多份证明,2015年4月之前的工资已经全部结清。

据蔚县煤炭局文件:为确保拖欠工资发放工作尽快完成,将暂借的560.2万分三次借给李永泉,由李永泉向工人发放。李永泉也打了多份借条。

证据链已经形成,所谓欠薪根本子虚乌有。

冀中能源张矿集团联丰矿业股东举报煤炭产能交易金被冒领3991万

其二、欠薪材料编造明显作假。

李永泉冒领工资共涉及51人,工资总额却高达3991万,平均每人高达78万,其中有的工资额竟高达160多万!煤矿工人能有这么高的收入吗?

联丰矿业的工人和外欠债权人介绍:这51个人根本不是联丰矿业的工人,没见过。有个别人还是行政部门人员,他们享受国家行政开支,如张毅雄,马明等。冒领工资的假工人里有李永泉个人外欠朱祥等人,其余大多为李永泉的亲属和朋友。

其三、蔚县公安于7月24日对联丰矿业职工的举报立案侦查,公安机关掌握证据后以伪造公章、套取国家产能置换金3991.55万抓获了李永泉亲信李满军,后因证据不足释放。

谁在配合李永泉骗取专项资金

冀中能源张矿集团蔚县联丰矿业有限公司的上级单位是国有企业冀中能源张矿集团。

联丰矿业日常的行政事务包括公章管理,是由冀中能源张矿集团蔚县新天地矿业有限公司负责实行的。

换句话说,张矿集团蔚县新天地公司不给李永泉盖公章,李永泉是拿不到所谓的工资的,新天地公司肯定有人在配合李永泉!里面有没有腐败问题有待国家有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

联丰矿业公司的职工和外欠债权人表示,3991万专项资金是联丰矿业的合法财产,只能用于解决真实工人工资和企业债务问题。李永泉虚报冒领涉嫌犯罪,必须依法追查!


本文来自潮科技,由潮科技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潮科技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