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杨占卿关系网枉法坑民事件跟踪报道一)

本网讯:近日有知情者向媒体爆料,河南登封市罪犯杨占卿以老式破砖窑和假手续为诱饵,骗取医生白小囤200万元现金,发现上当受骗的白小囤将杨占卿和其老婆告到了登封市法院。一审胜诉的白小囤案件,在二审中被杨占卿关系网干预,双方诉讼胜败发生异转,杨占卿和其司法界的关系网把白小囤逼上了绝路。目前,白小囤情绪低落,精神异常,多有不祥之兆,亲友们都在为白小囤担心,生怕他发生意外。

知情者还告诉媒体,骗子杨占卿的背景很深大,其关系网保护伞很硬,但只要媒体敢于对杨占卿坑蒙欺诈案深访细查,除了会弄出一串“苍蝇”外,并且还会拔出萝卜带出泥,很可能会牵出几只大“老虎”。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22047207830820

图:白小囤的《呼请与声明》。

杨占卿转让大忽悠  白医生被骗上圈套

根据知情者报料和提供的线索,日前媒体一行在登封市区找到了满脸愁苦与悲愤的白小囤。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左上图和右下图:白小囤向媒体讲述他被服缓刑罪犯杨占卿欺骗的经过。左下图:杨占卿。右上图:告成镇人民政府对原欣鑫建材厂违法建筑设施贴的封条。

白小囤告诉媒体,他是一名普通医生,平时以济世救治病人为生。当问到他上当受骗有理打不赢官司的事项时,白小囤不由地长叹一声,双眼热泪夺眶而出。“杨占卿这个人渣太缺德了!真想不到啊……”白小囤对媒体说,“我是一个普通医生,除开有诊所外,还开有一个合法经营的药店。为行善治病救人服务社会,我特意将我的诊所和药房都以‘广济’冠名,意为广济世人。由于我行医售药服务热心收利微薄,因此,我的诊所和药房广受群众欢迎,我的社会口碑非常好。经多年省吃俭用积攒,我手中有了些积蓄,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这些积蓄被正在服缓刑的罪犯杨占卿给暗暗地盯上了。”

“杨占卿在我们这里名声很坏,周围远近的群众都知道他是一个典型的人渣,大家都很讨厌他。”白小囤接着说,“他盯上我那点积蓄后,时不时地都以问病拿药为名,来我诊所咨询闲聊,后来就拐弯抹角地扯到正题上。他用三寸不烂之舌忽悠我,谎称他有一个手续正规齐全,可以稳挣大钱的新型砖窑厂,因他有别的事情忙不开,想以低价转让给我,他可保证让我赚大钱。对于杨占卿的忽悠,开始我并不在意,但经他多次巧言花语说合及他拍胸脯发誓保证,我的人性善良弱点和好欺好骗的软肋被他抓住,于是在他极其老练的忽悠鼓动下,我在不知不觉中就上了他的当。为了规避法律和避嫌,狡猾的杨占卿于2017年8月4日,以他老婆郜淑芳的名义与我签订了一份转让协议。转让协议的主要内容是,我向他交200万元现金,他将其在登封市告成镇豹沟村的欣鑫建材厂(砖窑厂)和所有手续整体地转让给我。《转让协议》签订后,我随即就向杨占卿交足转让款,双方履行手续交接了砖窑厂。在签订《转让协议》的当天,杨占卿就迫不及待地到工商局将老砖厂的执照注销,不懂行的我接到这个砖厂就开始准备经营了。”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图:白小囤在误导下与郜淑芳(杨占卿)签订的《转让协议》首页和末页复印件。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图:拆除前的欣鑫建材厂笨窑窑体外景。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图:拆除前的欣鑫建材厂笨窑窑体内部结构。

发现上当时已迟  无可奈何上法庭

“在《转让协议》签订、我接手这个砖窑厂还不到半个月的2017年8月21日那天,就被登封市环境污染防治部门下发通知,以‘现有窑体与环评不符’和‘环评手续不齐全’为由,强令停产整改。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左图:登封市环境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向欣鑫建材厂下发的整改拆除通知。

右图:登封市告成镇人民政府向欣鑫建材厂违法建筑下发的限期拆除通知。

“2017年9月2日,当我按环保部门的要求对车间进行封闭改造时,又被中煤新登郑州煤业公司阻拦,说我厂进行作业的地盘是他们征用村民的土地,不允许我们建设任何形式的建筑物。至此,我才如梦初醒,方知签订转让协议时杨占卿所给我指认的厂地是人家的,是杨占卿用‘指山卖磨’的鬼把戏骗了我。至此,杨占卿骗卖给我的窑厂因无场地,根本就无法经营了。”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图:告成镇政府领导到拆除现场监督拆除原厂违法建筑。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上两图:原欣鑫建材厂笨窑体违法建筑拆除现场。

白小囤气愤地对媒体说:“发现上当受骗后,我就去找杨占卿进行理论,无赖成性的杨占卿根本就不往理上说,滚刀肉式的抵赖,让我一个小医生拿他毫无办法,在无奈下,我只好准备将杨占卿和他老婆郜淑芳告上法庭。”

良民难破关系网  保护伞下贼猖狂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登封罪犯杨占卿关系网法官枉法裁判被指控

上图:登封市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令郜淑芳(杨占卿)向白小囤返还200万元转让款的判决书(首页和末两页)。

“2018年5月7日,我以与郜淑芳(杨占卿)签订的《转让协议》显失公平,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为由,将郜淑芳、杨占卿起诉到登封市人民法院民事法庭,请求依法撤销转让协议。”白小囤对媒体说,“登封市法院经过调查审理,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杨占卿转让给我的欣鑫建材厂原料车间的场地非该厂所有,现有的窑体为老式多孔窑,而非环保批准的隧道窑,且厂内有多处设施不符合环保要求,该建材厂不符合环评手续,导致受让方无法经营,受让方对原厂况并不知情,使受让人产生重大误解,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因此,登封市法院作出判决,将我与郜淑芳(杨占卿)签订的转让协议依法撤销。登封市法院作出撤销转让协议的判决,无疑是揭穿了杨占卿以转让手段骗人的鬼把戏,但杨占卿并不甘心自己的诡计被揭穿,于是他在其司法界关系网的鼓动下,针对登封市法院的判决进行上诉,郑州市中级法院裁定发回重审。

“自从登封市法院作出(2018)豫0185民初2348号公正判决后,使杨占卿感到很没有面子,因此,他就通过郑州市中级法院民三庭副庭长、臭名远扬的赵玉章四处活动,布下关系网要把对他不利的判决推倒翻过来。

“杨占卿与他在司法界关系网的大肆活动被我察觉后,我感到很是不妙,在好心人的提醒下,为避开杨占卿的关系网,我向登封市法院撤回诉讼,以转让协议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无效为由,重新向登封市法院提起诉讼。当我准备在登封市进行诉讼时,在杨占卿的关系网主要成员、郑州市中级法院民三庭副庭长赵玉章的操纵下,登封市法院以我‘与登封市法院院领导一名工作人民(员)有亲属关系’为借口,报请郑州市中级法院指定管辖,郑州市中级法院以李小青为审判长的审判庭,在赵玉章的串通下,不问青红皂白,竟根据杨占卿和赵玉章的意愿,真的把我为原告的案件指定由新密市法院管辖。还是在赵玉章的串通操纵下,新密市法院竟将案件交由赵玉章的老家米村法庭进行审理。米村法庭是事实上的赵玉章的家法庭,审判结果可想而知。

“新密市法院以栾猛为审判长的米村法庭,对赵玉章言听计从。这个法庭违背事实,歪曲法律,昧着良心说谎话,以我未提出充分的证据为借口,枉法作出驳回我诉讼请求的判决,使违法违纪者杨占卿和赵玉章如愿以偿。

“新密市法院的(2019)豫0183民初5775号枉法判决下达后,不甘心事实被歪曲,不甘心200万元巨款被骗走的我,在法律和正义人士的鼓励下,依法向郑州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结果又没逃脱杨占卿关系网的魔掌。还是在赵玉章的串通操纵下,郑州市中院以郑志军为审判长的民事法庭,同样不顾事实证据,枉法驳回我的上诉,昧着良心维持新密市法院米村法庭的枉法判决,给违法犯罪的合同骗子杨占卿当了保护伞。

“郑州市中级法院的终审判决下达后,给了我很大的打击,但我认为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不相信所有的法院都会被杨占卿和赵玉章这些不法分子的关系网控制住。我又想到,事实证据在手,正义在我这一边,只要坚持就会胜利。于是我特意请了两个名牌律师准备好诉讼材料,向郑州市中级法院提出再审申请,结果又没冲破杨占卿的关系网,又是在赵玉章的极力活动下,使我的再审申请同二审一样,依然被驳回。

“我与杨占卿欺诈合同纠纷,我是其中的受害者,杨占卿以违法建筑、违法占地,不符合环保要求且是假环评手续的老式笨砖窑为诱饵,误导我与他签订转让协议,用卑鄙手段骗取我200万元巨款。无论从哪方面讲,正义都在我这一边,我都能有理有据地打赢这场官司。

“杨占卿搞的所谓‘转让’,实际是他玩的骗卖把戏。杨占卿骗卖给我的欣鑫建材厂,实际上是一个违法占地、违法建筑、违法经营的老式破砖窑厂。这个破窑厂,原来是附近村民孙太和的‘登封市太和建材厂’,因孙太和还不起杨占卿的巨额高利贷,就以自己的太和建材厂抵偿杨占卿的高利贷。杨占卿占有太和建材厂后,将这个太和建材厂更名为欣鑫建材厂。这个破砖窑厂从头到尾都是违规违法的,根本就不具备合法经营、合法转让的条件。可杨占卿为了骗取我的巨额钱财,故意隐瞒其欣鑫建材厂是违法占地、违法建筑、违法经营的事实真相,精心设计转让骗局,以欺诈手段误导我与他签订《转让协议》,诱使我上当受骗,骗取我200万元巨额转让款,把我逼上了绝路。

“在我与杨占卿、郜淑芳的官司中,郑州市中级法院法官赵玉章、郑志军和新密市法院法官栾猛,是杨占卿串通好的关系网,他们积极为合同欺诈者杨占卿充当保护伞。在案件审判中,以赵玉章、郑志军和栾猛为审判长的民事法庭,指向性和倾向性非常明显,他们故意袒护杨占卿、郜淑芳,故意打压和剥夺我和我的代理律师的诉讼权。这三个主审法官操纵法庭,不顾事实,拒不采信我方提供的关键事实证据,故意绕开案件审判的关键问题,玩弄法律游戏,歪曲事实,故意错误地运用和适用法律,颠倒黑白,把本应胜诉的我,枉判为败诉。

“这样的枉法审判结果让我陷入死地,却让无赖骗子、贼人杨占卿占了上风。通过打官司,我清楚地看到审理我案件的法院法庭颠倒黑白,竟使坑人害人的杨占卿张牙舞爪。审理我案件的人民法院的判决,竟使杨占卿的非法行为和所骗巨款合法化。这样的法院还是法院吗?这样的法院法官还有正义吗?我不禁要问:这样的法院还有天理、还有王法吗?我真的很苦恼,我真的很纳闷,我无论咋想都弄不明白!

“我在法院诉讼依法维权的希望被破灭后,杨占卿在当面讥笑挖苦我和向社会炫耀时,道出了我有理有据却打不赢官司的秘密。杨占卿向人炫耀,他的老表是省政法委副书记弋某某,登封市人大副主任弋某某都是他的姨表兄弟。在与我打这场官司中,他的两个老表在背后都帮他了不少忙。他的好朋友大法官赵玉章更是从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他给赵玉章70万元现金,就把审理案件的几个审判长给搞定了,最后就很轻松地赢了这场官司。”

为避免失真,媒体不能只听信白小囤的一面之词。围绕白小囤与杨占卿(郜淑芳)合同纠纷的有关事项,媒体在登封和新密数日进行了深入了解查访。在采访中,听到、问到和知情者反映的情况,真让媒体一行触目惊心,感叹不已。其中一位知情者说的一段顺口溜,让媒体惊异不止。那位知情者说:“登封有个杨占卿,坑蒙拐骗害人精。上有高官保护伞,下有马仔当帮凶。公检法司他有网,违法犯罪处处凶。他想坑谁就坑谁,如果反抗定丧命。”知情者说的这段顺口溜,让媒体一行沉默无语。

枉判难掩欺诈面  法镜之下现原形

为了弄清白小囤与杨占卿(郜淑芳)所签订的《转让协议》是否合法有效,弄清双方履行《转让协议》所产生后果的相应责任,媒体除了调查访问相关知情人外,并且还携带相关事实证据材料,专程拜访请教了多位资深法律人士和专家型法官。针对白小囤与杨占卿(郜淑芳)所签订和履行此《转让协议》所产生的责任后果,经过知名法律人士和专家型法官们的剖析讲评,使媒体对整个案件真相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案件当事人和审判法官的行为错对正邪一目了然。

经过审查相关事实证据后,法律专家们不约而同地指出,白小囤与杨占卿(郜淑芳)所签订的《转让协议》,是一个典型的无效合同。其理由是:在双方签订《转让协议》时,合同(即此协议)标的是建立在违法用地上的违规违法建筑物,且环评手续与实际物体对不上号,即,此环评手续属造假或套用。转让者隐瞒事实真相,误导受让方上当受骗,转让方存在欺诈故意,其责任后果应由欺诈者(转让方)完全承担。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八条的规定,白小囤在被欺骗下与杨占卿(郜淑芳)所签订的《转让协议》完全是一个自始就无效的合同。因此,欺诈者杨占卿除了应向白小囤退还200万元的转让金外,还应当赔偿白小囤因此所遭受的相应损失。

至于有关法院针对此案所作出的判决和裁定,法学家们直言不讳地指出,初审(即第一次)登封市法院作出的(2018)豫0185民初2348号判决,撤销本案中的《转让协议》,判令转让方返还白小囤转让款200万元,此判决基本合理合法。但根据双方有无过错和过错程度,以及所产生的责任后果,登封市法院作出的(2018)豫0185民初2348号判决,已在事实上部分地弱化了杨占卿(郜淑芳)的欺诈责任,严格的说,此判决对被欺诈者白小囤来说虽然基本公平,但不是十分的公平公正。至于郑州市中级法院所作出的(2018)豫01民终14158号裁定、(2019)豫民终19307号判决和(2020)豫01民申82号裁定,特别是新密市法院作出的(2019)豫0183民初5775号判决和郑州市中级法院作出的(2019)豫01民辖68号裁定,带有明显的倾向性,都绕开了杨占卿(郜淑芳)故意隐瞒转让物是违法占地和违法建筑,且环评手续为假冒,采用欺诈手段将违规违法不能经营、不得违法转让的基本事实和关键问题,故意错误地适用和运用法律,所作出的判决和裁定歪曲了事实,背离了法律。郑州市中级法院和新密市法院有关人员,在审理白小囤与杨占卿、郜淑芳合同纠纷案中作出的相关判决和裁定,且不说是故意枉法裁判,实事求是地说,郑州市中级法院和新密市法院作出的这些判决和裁定,背离了事实和法律,故意偏袒欺诈者杨占卿、郜淑芳,在客观上是百分之百枉法的。

这些法律人士非常沉重地说,错误的判决,特别是枉法裁判,助长了欺诈邪恶,打击了公平正义,损坏了人民法院和人民法官的公信力,社会影响极坏。

(五)违法犯罪定要究  枉法裁判必被捉

在采访期间,有众多知情者纷纷向媒体反映,杨占卿原来是公职人员,曾是个缓刑罪犯,他心狠手辣,与白小囤签订《转让协议》时,杨占卿正在服刑期间。杨占卿的高官亲戚和关系网太多太厉害,这次转让事项把医生白小囤坑的太惨了,那些徇私枉法的审案法官颠倒黑白,把受害人白小囤逼上了绝路,差点丧了命。

白小囤和他的亲朋好友们,向媒体反映情况时,每每提到杨占卿和他的贪官污吏关系网,利用职权昧着良心枉法坑害白小囤时,都怒不可遏,他们纷纷向媒体表示,一定要帮白小囤伸张正义,一定要把杨占卿和其关系网枉法坑害白小囤的事情弄到底,哪怕弄到党和国家最高层那里,也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一定要弄出个说法。不把杨占卿和其背后的贪官污吏保护伞弄倒弄臭,不把颠倒黑白、徇私枉法的不良分子绳之以法,他们永远都不会罢休。

白小囤和他的亲朋好友以及众多知情者都再三恳请媒体,要让更多的新闻媒体关注并跟踪报道他们依法维权的正义行动。白小囤和其亲朋好友们还向媒体表示,他们坚信习总书记和党中央打“虎”拍“蝇”的力度不会减,反贪反 腐永远在路上。他们坚信违法犯罪、徇私枉法分子必败,正义必胜。因真理和正义在他们一边,白小囤和他的亲朋好友们乐观地预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最终绝对不会缺席。

(请关注本跟踪报道二)

编后语:

枉法裁判  祸国殃民

看了媒体访者从郑州发回的报道,真让编者震惊不已,真不敢相信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新密市人民法院竟会发生这等龌龊事,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习总书记一再要求并强调,全国政法机关要顺应人民群众对公共安全、司法公正、权益保障的期待,全力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过硬队伍建设,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坚持从严治警,坚决反对执法不公、司法腐败,进一步提高执法能力,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进一步提高政法工作亲和力和公信力,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在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中顺利推进。这是习总书记对政法机关和全体政法人员的谆谆告诫和殷切希望。而报道中所提到的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新密市人民法院中的有关人员,却对习总书记的强调和谆谆告诫反其道而行之,在对白小囤与杨占卿、郜淑芳合同纠纷一案的审判中,严重地背离了习总书记对司法公平正义的强调要求,严重地破坏了政法机关的社会公信力。

英国著名哲学家培根有一句名言,至今仍在法学界广为流传:“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培根的这个比喻,形象地说明了公正是司法活动的灵魂和法治的生命线,司法不公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和致命的破坏作用。报道中所提到那几个枉法人员,他们的枉法裁判破坏的正是水源--法律,他们破坏了法治的生命线,其恶果非常严重。

这几个枉法人员的枉法判决,不但助长了欺诈邪恶,给受害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痛苦,并且还使国法蒙辱,使政法机关的公信力和人民法官的形象受到了严重的损害。这几个甘当违法欺诈者保护伞的枉法裁判人员,其所作所为,真是祸国殃民。

本文来自大新闻网,由大新闻网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新闻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