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痛!湖南石门县学生参加体育赛事后莫名死亡,学校无责任?

学生参加体育赛事后死亡,后镇综治办调解员等人组织调解。学校与亡者方签订调解协议书:“学校无责任!出于人道主义补偿12.2万元。”但这12.2万元也是学校为学生购买保险所获得的赔偿。

亡者父亲称:“当时是被威逼无奈才接受调解的!”亡者父亲陈加喜现年48岁,湖南省石门县太平镇人,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提到一年多前逝去的儿子便泣不成声!!

悲痛!湖南石门县学生参加体育赛事后莫名死亡,学校无责任?

亡者父亲陈加喜

2019年5月13日,对陈加喜来说是一个终生难忘而又肝肠寸断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活蹦乱跳的儿子“走”了,走得是那么匆匆、那么无奈、那么令人格外悲伤和哀疼!!

悲痛!湖南石门县学生参加体育赛事后莫名死亡,学校无责任?

亡者陈森照

2019年5月13日下午,石门县太平镇平安希望学校安排了连续两场赛事,上场为45分钟乒乓球赛,下场为45分钟蓝球赛,两场赛事间隔时间10分钟,当蓝球赛进行至16时16分时,陈加喜的儿子陈森突然倒地。据陈加喜说:“班主任老师田某仅将其扶到校外刘某私人诊所买了一点药服下,就将其送往学生宿舍后便再也未安排人照料,下午17点46分九年级同学发现陈森生命垂危,当即报告班主任,班主任田某通知陈加喜说陈森生命垂危;当陈加喜于17时54分赶到离该校500米处,见到校方用生活车拉着陈森往太平镇医院送,后太平镇医院医生告知,陈森已在送往太平镇医院的途中死亡。”

中年失“独子”,岂不令人感到悲痛?

陈加喜告诉媒体:“儿子从小聪明伶俐,门门都很优秀,而且是各方面都很优秀,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成绩在班上便一直名列前矛。儿子一直是他的骄傲,原本指望儿子长大以后有出息,但不期从此阴阳两隔!”

悲痛!湖南石门县学生参加体育赛事后莫名死亡,学校无责任?

亡者父亲在整理陈森的各种荣誉奖状

悲痛!湖南石门县学生参加体育赛事后莫名死亡,学校无责任?

陈加喜认为:儿子的死亡学校负有重大责任和主要责任,它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1、陈森倒地后,班主任田某仅扶倒校外私人诊所服药了事,未再安排人照料,直到17点46分才被九年级同学发现,后在将近2个小时的时间内才勿匆送医,可见在保护学生生命安全上,班主任老师田某和学校均没尽到应尽的义务和责任;2、学校距镇太平镇医院仅15公里,开车约20分钟车程;距石门县人民医院也仅77公里,开车约1.5小时车程;陈森倒地后,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得到救治,但学校和学校老师均未及时釆取救治措施,不负责任的做法放任了陈森死亡结果发生;3、陈森身体出现不适后,学校也未及时通知家属,直到而陈森生命垂危后才通知家属,家属见到陈森时已天人永隔,失去救治的机会;4、小朋友身体发育还不健全,难以承受高强度的运动,学校应当预见可能发生的意外事件,但学校没有预见,而且陈森身体明显出现异常后,学校和老师都没有提高警惕和重视,从而导致了死亡结果发生;5、历年来在运动中学生“猝死”的案例时有发生,学校理应在安全教育和安全管理方面引起的重视和警惕。因此,学校应承担主要责任和重大责任。

陈加喜气愤地告诉媒体:“事件发生后,学校不是积极善后而是忙着推卸责任。太平镇政法委书记郭某“以维护社会稳定的名义”,动用周边警力数十人,威胁、恐吓亡者亲属,不准其他亲属参与死亡调解,只允许陈加喜和其妻(已离婚)两人参与调解,通过威胁、恐吓等手段威逼两人签下“校方无责任”的调解协议书!

同情弱者,关爱弱者,是一个社会是社会文明的体现。太平镇平安希望学校就学生陈森之死亡仅以保险公司获得的12.2万元赔偿了事,是否公允?据陈加喜说:“校方曾答应补偿5万元,但时至今日都没有兑现,成了空头支票。”

一个活蹦乱跳的年仅12岁的生命就这样“匆促”地走了,留给父母的一个永远的巨大的痛;留给陈加喜和孩子母亲的还有一个大大的问号!学校有责任吗?如果有责任,学校和老师究竟该承担多少责任?中年失去独子的陈加喜又该何去何从?(铿锵)

本文来自潮科技,由潮科技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潮科技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