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一村主任为让儿子接自己的班竟然私刻公章、造假学历证

近日,辽宁省丹东市元宝区金山镇奶场村的村民向记者投书反映:这个村的原村主任李明文,为达到长期霸占这个村的政治、经济权利,竟未通过民主评议,就直接指任自己的儿子代理村书记兼村长,意图为明年正式选举做铺垫赢得先机。因为组织部门规定,担任村书记兼村主任要有高中以上学历,因此,李明文为自己儿子李志强私刻“丹东第一中学”公章,造假就学证明。记者也通过初步采访调查确认:李明文、李成强父子俩涉嫌私刻公章、造假学历证明。

 假公章一目了然、假就学证明漏洞百出

辽宁丹东:一村主任为让儿子接自己的班竟然私刻公章、造假学历证

(图片,真假两份就学证明的样式)

 记者从村民提供的假“就学证明”中看到,这份“就学证明”是2019年10月24日开出的,其公章底部没有防伪编码。丹东市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电话里告诉记者,从2014年开始,教育系统所有单都开始使用带有防伪编码的公章,证明学历的文书一样也带有防伪编码。以前没带有防伪编码的旧公章,都收回销毁。那么2019年出现没带有防伪编码的公章,一定是私自篆刻的。既然公章涉嫌私刻,那么就可以推论出那份“就学证明”涉嫌伪造的。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那份“就学证明”中称,是1976年9月发给李成强的高中毕业证,而李志强却是1977年出生,难道是他在娘胎里完成了高中学业?!奶场村的村民告诉记者,李志强初中毕业后就浪迹于社会,根本没看到他念任何高中,而且是重点高中。就李志强的学习水平,我们村民邻居都清楚,他也根本考不上一高中。

 就是这个涉嫌伪造的“就学证明”文书,不仅让他顺利代理上了村书记兼村主任,还成了村民们举报他的一个“护身符”。据介绍,这个村的村民王凤琴、包竟彬等向上级组织、监察部门举报李成强没有高中学历的问题,这些部门就用的那个涉嫌伪造的”就学证明”来搪塞举报人。在举报人以后追问答复时,这些部门说已经过了公示期,举报过期。

 我国刑法第280条规定: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处三年徒制、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司法解释为:此罪属于行为犯罪,即有这个行为就够立案查处。李明文、李成强父子俩已经涉嫌构成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公安机关应予以立案查处。

 李明文为何要让儿子“子承父业”?

 李明文为什么不惜冒着犯罪的危险私刻印章让儿子接他的班呢?奶场村的村民们是这样认为的。

 其一,金山镇奶场村紧靠丹东市区边缘,是开发商搞房地产开发的重点地区。目前就有金海澜山和宗裕城等三家大开发商在此搞开发。动迁量很大,有利可图。同时,村里有二手车市场、农村大集、门市房出租等,年收入200多万以上,是个富裕村。把持了这个村的政治经济大权,就意为着大有来钱之道。实在是让人舍不得丢下。

 其二,据村民介绍,自2007年李明文通过贿选当上村主任以来,便大肆侵占集体资产、套取财政拨款、截留动迁补偿款私分。一旦村里大权旁落,就难以再继续掩盖贪腐罪行,将要遭到清算。也因此,李明文从来就不敢按《村民法》要求公开村账务。

 据村民们介绍,李明文为了长期把持奶场村政治经济大权,下了一番苦功夫。他与“两委”一些主要成员,结成了利益共同体。共同贪污集体财产、套取财政拨款和骗取动迁费私分。真是一岁俱损、一荣俱荣,从而让这些“两委”成员死心塌地维护他。与此同时,用公款小恩小惠拉拢联户代表,为他一意孤行行使权力创造条件。

 此次把儿子推向前台,他就达到了“垂帘听政”、欲要长期把持奶场村大权的目的。为继续贪腐开方便之门。

 奶场村村民们怨声载道

 据村民们介绍,李明文等人掌握村子大权以来,大肆侵占集体财物。奶场村辖区内的数十家门市店铺收取租金,他们大多数开具白条子,从不开正式发票。工商部门在调查中出租房无照经营时初步认定:奶场村每年出租门市房屋收入应该在70至80万之间,而村账务上只体现20余万,其余50余万不知去向。麒麟(正大)商店20年租金应该是48万余元,而账务上只记载是19.2万元,余下28万元被他们私分。租用村房屋开办的“城乡饭店”,15年来从没有交过一分钱租金。这个饭店成了李明文团伙村干部吃饭、私人家庭聚会、贿选拉票人员的食堂,其饭钱用租金抵顶。这个村的房屋租金没有一笔没动过手脚的,其隐匿的收入被他们私分。

 财政拨款打井的钱,也被他们造假套取中饱私囊。有村民找李明文要求安装自来水,遭到他的严厉拒绝,并称愿哪儿告那告去,同时找黑社会人物威胁恐吓这些村民。在宗裕城房地产开发动迁时,李明文等团伙成员,利用虚假合同、瞒报动迁亩数等手段,骗取动迁款大约14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

 李明文不仅自己利用权力得到不少好处,连他的亲戚也得了不少实惠。他的小姨子高桂霞,本不是奶场村村民,在本村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他通过造假手续,从高铁建设动迁中骗得房屋补偿款5万元,水井补偿款1.6万元,心脏病补偿款3万元。李明文大姨姐有四个孩子,迁到奶场村后,他让手下人出伪证,证明无儿无女,骗得低保户待遇。又伪造假手续把不是奶场村村民的亲戚常连国挂在该村,骗取享受村里劳保。

 据村民们反映,李明文惯用的一个造假手段就是,找部分“两委”成员和联户代表,在空白纸上签字按手印,然后每人给100元钱,然后他就肆意在上面造假材料和手续。凡是骗取各类款项和陷害诬告他人的材料,差不多都是这样伪造出来的。这些受了蒙蔽签字按手印的人,也搞不清楚李明文造假到底都干了些啥。稀里糊涂地做了伪证,让李明文歪曲事实、掩盖真相的阴谋得逞。

 奶场村村民高景平对记者说,早年工商部门在奶场村地界办理土地征用手续建了一个菜市场,后来因国家不允许机关办企业,工商部门就把这个市场转让给了高景平。这个市场年收入约在10万上下,这也引起了李明文的眼红。他想把这个市场以村委会的名义收回,就欺骗联户代表签字按手印,捏造炮制了一个高景平涉黑的材料,企图利用中央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干掉高景平。公安机关在初查高景平时,发现材料中列举的事情不实,有栽赃陷害的嫌疑,就没有立案。李明文转而又制造虚假材料进行诉讼,目前相关诉讼还没有宣判完毕,记者不能加以评论。

 在奶场村,提起李明文村民们只有唉声叹气的份儿。长期的举报,没有丝毫的作用。像李明文这样的人物,不可能不懂得寻求保护伞的道理。村民也想参选村委会成员,以期待改变“两委会”的结构,改变一下李明文一手遮天的状况。可是,就连参选村会计这一职务,也会遭到李明文的打击。有村民要参选会计一职,怕会计换人致使罪行败露的李明文,雇了一帮打手,采取跟踪盯梢、威胁恐吓等软暴力手段,胁迫参选人不敢参选。短短的竞选期间,这伙人吃喝、乘车和工资就花掉了10万多元,由村里公款报销。

 编后话:

 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一位资深廉政专家对记者说,党中央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其中一项就是严厉打击农村的“村霸”。以加强党在基层组织中的执政能力。让百姓们确实感受到在共产党执政下的温馨生活。“村霸”定义就是,把持农村基层组织的权利。进而侵占集体资产和侵占农民的利益。其表现有贿选、贪占土地动迁款、私分上级的各类拨款等。李明文都具备了这些“村霸”的特点,应该属于打击的对象。

 辽宁省政法委“扫黑办”李巡视员对记者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收官阶段。三年的时间,不一定完全把所有的黑恶势力一扫而光,指定有漏网之鱼。因此,“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还将继续延续下去,对于农村的黑恶势力要露头就打,对于有保护伞的漏网之鱼,也绝不会任其生存下去。对于像李明文之类的案件,当地查处不力的话可以实施挂牌督办,采取“提级办理、异地办案”的方法。一定要取得“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定性胜利。我们新闻媒体也将继续关注奶场村这起案件,做跟踪报道。


本文来自潮科技,由潮科技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潮科技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