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青冈县“阻止”农民讨要自家土地,谁是“保护伞”?

黑龙江省绥化市青冈县建设乡双信村农民王海德至今失地20多年了,他不知道土地何时能要回来,何时能耕种自己的土地。

据王海德反映1998年在土地二轮承包时,村上已分给他家土地,他家五口人,(应分30亩地)分完地后村上“机动地”多,每人应分两亩(10亩地),年年找乡里和村里要地,乡里和村里还是没有给解决土地问题。二轮承包王海德的土地由村上干部给予其亲属及朋友手中耕种(不是发包)。这让他非常不理解:“村干部何以剥夺我种地的权利,国家给予农民的社会保障-----的土地,就这样被别人占有了我不能接受!”。

二轮承包后我耕种了一年土地,1999年村上把王海德土地收回,原因是王海德家欠村上陈欠,用收回土地顶欠款,当时王海德没钱还不上,没办法只能将土地由村上收回7年还八千元欠款。7年后我回来种地,村上说:“你没有土地,二轮承包时你没分到地”。我找到村上会计查1998年二轮土地承包账目,账上有我30亩土地。

王海德到绥化区政府上访,区政府让当地政府给予解决给地,村上答复:“你欠村里陈欠十多万元,把钱还上就给你地。”当时王海德让村里把我欠款明细查一下欠款是怎么欠的,村支部书记说没账。2020年在村上的明细账上显示王海德欠款金额十多万元。王海德让村里和乡里查一下我二轮承包土地账和欠款的明细账,乡里农经管理站和村里会计一口同声说:“账已丢失”。那第三轮土地确权根据二轮土地确权的面积为准,实施发放第三轮土地使用证,村乡两级政府根据什么发放三轮承包使用证的?难道乡村两级政府土地台帐、欠款往来账都是一笔“糊涂”账吗?

通过媒体发声后村里伪造出一本假土地台帐给我看,账目上显示王海德1998年有9亩地,跟我在2006年会计给我查账时看到的30亩地的账本不是同一本账。

黑龙江青冈县“阻止”农民讨要自家土地,谁是“保护伞”?

2019年王海德又回村里讨要土地经村支部书记决定给予土地,并签了一份24亩地的协议书。2020年王海德回来种地,村里变卦,就是没有地,没有履行协议。

黑龙江青冈县“阻止”农民讨要自家土地,谁是“保护伞”?

2020年10月份建设乡政府给予王海德信访处理意见:1997年10月份乡里到村里工作人口统计各村屯地块,统计后卷宗显示王海德(妻子李淑霞)预分土地人均六亩,应分30亩地。

黑龙江青冈县“阻止”农民讨要自家土地,谁是“保护伞”?

李淑霞多年上访,村乡两级政府把1998年土地台帐伪造成九亩土地。李淑霞每次去村里讨要土地问题,1998年原村支部书记徐凤斌阻止王海德讨要土地,对王海德破口大骂。现任村支部李书记(原乡纪检书记)给予答复没有土地,在王海德向他反映土地问题时李书记也出口不逊,身为一名共产党员,你是人民的公仆,应该为民做主,解决问题。谁给他们的权利?谁是他们幕后的“保护伞”?

李淑霞还多次去建设乡政府反映村里阻止她讨要自己土地问题,乡长和书记都不接见她,以各种理由推诿。

黑龙江青冈县“阻止”农民讨要自家土地,谁是“保护伞”?

王海德感到乡村两级政府问题很多,明白点说不是没地,就是乡村两级干部的一句话:给你或不给你,如果给了你地就断了一些人手里的“财路”,也就是“夺”了他们的利益。而他们这些人所得的这些利益是极为不正当的。另外,村干部违反政策的事很多,谁给他们干部的权利,欠陈欠收土地,台帐上欠八千元转眼之间变成了十多万元,叫我不理解的是,王海德的欠款是怎么欠的?

黑龙江青冈县“阻止”农民讨要自家土地,谁是“保护伞”?

真的让人不理解,王海德明白一个道理自己的地得要回来,为的是生活。

王海德恳求有关部门出面为他做主,帮他解决讨要土地的困难。

本文来自潮科技,由潮科技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潮科技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