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一法官 以公谋私胡乱定罪冤情难解

       蠡县利邦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邦公司)是我公司的供应商,因我公司遭遇银行抽贷导致我公司资金紧张,未能及时向利邦公司支付货款。利邦公司向蠡县法院提起诉讼,蠡县法院于2017年7月作出(2017)冀0635民初565号判决书,判令我公司支付利邦公司货款2195942.85元。2017年8月21日,利邦公司向法院申请执行。2018年1月20 日执行法官孟大中主持双方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协议约定:协议达成给付40万元,2018年4月至2019年12月底分期给付清结。和解协议达成后,我公司先后给付利邦公司货款76.32万元,剩余143万元准备在约定的最后期限的2019年12月底一次性付清。 这期间孟大中擅自启动强制执行程序,于2019年8月26日向我公司送达了罚款5万元的罚款决定书(我公司已交付),同年9月20日将该执行案移送蠡县公安局启动拒执罪程序,公安局在网上对我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国忠进行追逃,刘国忠先生系江苏省著名的民营企业家,获得过国家多项发明大奖,由于蠡县公安的追逃导致刘国忠四处躲避,无法对企业进行经营和管理,已经造成我公司数千万的经济损失,企业濒临倒闭。退一万步讲,如果我公司在和解协议约定的期限内未履行给付义务,利邦公司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和解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被执行人一方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申请执行人可以申请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也可以就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向执行法院提起诉讼之规定办理。在利邦公司未申请恢复执行或依据和解协议向法院起诉的情况下,孟大中为何急急忙忙的擅自行使强制执行权,对我公司罚款的同时又将案件移送公安对我公司法定代表人启动拒执罪追责的程序,其行为值得考虑。

       综上所述, 我公司早已全部还清了利邦公司的货款,但孟大中拒绝结案,其对我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国忠启动拒执罪的追责程序属于滥用职权。我公司向保定中级法院及蠡县法院院长及纪检监察组书面反映了该问题,但杳无音信。我公司恳请有关部门领导责令蠡县法院及孟大中纠正错误,还我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国忠人身自由,使我公司能正常经营,为国家多做贡献。

苏州摩维天然纤维材料有限公司

2020年12月15日

本文来自潮科技,由潮科技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潮科技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