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1998年7月,在企业经营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49名煤矿职工出资672万元成立的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2010年3月,企业改制当地国资委将有限公司硬性改为国有独资公司,672万职工股东款被剥夺,9500万元转让资金不知去向。

四川达州建市以来最大国家赔偿案至今未果

——当地政府一纸文件就将几百万个人股份无条件吞并

(调查暨征求意见稿)

2020年12月4日,是共和国的第七个国家宪法日,这天全国各地采取了不同形式纪念、宣传“国家宪法日”。

这一天,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金维建等15名企业职工又一次手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宣传册,他们又一次在“国家宪法日”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全面依法治国的未来。

自己作为股东的公司被行政机关强行变成国有企业。

金维建等15人均系四川省达川地区团坝煤矿的职工,达川地区团坝煤矿是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前身。

1998年7月,根据达地改制办(1998)08号文件,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改为有限责任公司。

根据达川地区行政公署达署发【1997】177号文件的规定,将职工安置补偿费和职工劳动补偿金转为职工个人股份。金维建等49名自然人与达州地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共同出资730万元人民币成立中山煤业,其中达川地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出资58万元,金维建等49名自然人股东代表出资672万元。

2003年,全国煤炭价格上涨,达到一千多元一吨,是原来的四倍。当地政府不顾已经改制的事实,强行违法收回国有。让国有企业改革的成果荡然无存。

2004年4月3日,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

召开了33名股东参加的会议,却号称代替49名股东,会议做出了达市中煤司(2004)10号文件《关于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恢复国有独资性质的请示》。

2004年4月15日,达州市市属企业产权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工业企业改革办公室发布达市工改办(2004)11号文件《关于将四川鼓风机有限公司等五户企业规范为国有独资公司的请示》。

2004年5月21日,达州市政府《关于四川鼓风机有限公司等五户企业改革问题的批复》,将包括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在内的五家公司强行变为国有公司。

2010年3月4日,达州市国资委再次在未取得金维建等自然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金维建等49名自然人的股权转让至达州市国资委名下。

同年5月份,再次将股权转让至川煤集团名下,达州市国资委2010年(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在收到川煤集团的9500万元转让款后没有发到应当发放的职工股东手里,直接非法剥夺了49名自然人作为中山煤业股东的股权财产所有权。

十几年艰辛的维权路。

十几年来,金维建等十五名企业职工历尽千难万险、遭受种种打击报复,但是,他们坚信国家的大法、坚信法律的公正,他们坚信企业国有资产不能丢、企业职工合法权益不能侵犯。

十几年来,金维建等十五名企业职工分别以行政诉讼、民事诉讼等形式将有关部门告上法院,均被各级法院以企业改制为名不予受理。

十几年来,金维建等十五名企业职工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先后到成都、北京等地上访告状和举报,导致有的职工因此被判刑投进监狱。因为维权一些职工被行政拘留,郑存勇就是其中的一个。

十几年来,这些平均年龄65岁的煤矿工人以死相拼、忍辱负重,他们冒着各种危险坚信公平和正义,每当他们遇到困难他们都会拿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熟读支撑他们一直走下去的法律规定: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起诉到法院,两级法院不予受理

2015年6月3日,金维建、黄太平、廖德荣、刘广全、何禄宣、李秀德、康大庚、李明忠、徐定前、王启裕、邓中福、邓中秀、李金成、游远全、蔡运洪依法向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5年6月10日,四川省大竹县人民法院以(2015)大竹 民初字第1952号下达民事裁定书。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的范围。本院不予受理。

2015年6月25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成民终字第3905号民事裁定书,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十几年来,这些煤矿工人依法依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从县(区)人民法院、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各级人民法院均以诉请的行政(民事)事项是企业改制事项,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均不予立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是:政府主管部门在对企业国有资产进行行政性调整、划转过程中发生的纠纷,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而此案是政府主管部门对有限责任公司中个人的股份进行非法调整。法院不予受理违法。

律师致函达州市委书记,这是达州建市以来得最大金额的国家赔偿案

北京中银(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果祖籍四川达州,2015年代理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原达州中山煤业公司职工股东(金维建等人)与达州市国资委的国家(行政赔偿)申请一案。

2015年11月27日,赵果律师处于对达州家乡的热爱、处于社会和谐稳定的需要,通过达州市委书记信箱给时任达州市委书记焦伟侠写了一份请示报告。

这份请示报告摘要内容如下:

律所合作律师请示赵果要不要按照当事人的意思向他们预先找好的几家社会知名媒体披露此案全部内容?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办?

赵果在接到报告后亲阅了所有案件材料,卷宗里经达州市工商局登记的“股东出资验资报告、出资明细”等证据一应俱全。该争议案件涉及的标的大到2600多万元,涉诉群体高达200多人,赵果认为此事非常重要。

赵果在请示报告中写道:为了防止承办律师因压制不住当事人的怨气,而使该案的资料流落到公共媒介手中披露出来,那样将会给整个达州市的投资环境和市委市政府的现任领导产生极其严重的后果。

于是赵果一边安抚好承办律师,另一边用家乡人的方式也安抚好涉诉的当事人。后经律师所管委会集体研究后决定:由赵果亲自操刀主要办理此案比较能妥善解决,原代理律师积极配合好就行。

2015年11月6日,赵果按照程序先向达州市政府办公室提出了国家赔偿申请,由王东明先生签收的材料。

在此期间,代理律师安抚好了当事人,让他们给代理律师2个月的时间进行协商解决此事,若代理律师在解决不好的话,走到法院公开审判的程序时再向社会公开此事。

赵果在请示报告中写道:我们在应当维护现有发展成果和拥护领导们的同时,我们也必须得兼顾社会公平正义、稳定社会大局!因该案涉及人数多,涉诉金额大可谓时整个达州建市以来的最大金额国家赔偿请求。中山公司的职工股东(金维建等人)就是要个说法,达州市国资委2010年(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在收到川煤集团的9500万元转让款后没有发到应当发放的职工股东手里,他们把这笔巨款整到哪里去了,如果上交了国库,广大职工股东现在提的“国家赔偿申请”只要求国家返还属于他们的私产;如果没有上交国库,该笔巨款的损失,势必隐藏着巨大的腐败问题,恳请党和政府主持公道!

如果政府不给出一个合法、合理的解决方案,我们律师也不能损害当事人的利益,肯定势必会继续走完该走的诉讼程序。我们到时候恐怕想安抚也安抚不了广大利益受损的民众。

还有,一旦让该案成为社会大众关注的焦点,那么就会成为政府的危机问题了,届时处理危机问题的成本势必是比正常处理该案的成本大无数倍,负面影响严重的也绝对没有办法从根本上消除,达州市各位领导这些年来推行的依法治市、净化照商引资的环境、反 腐倡廉的建设形象都会严重受损的。

代理律师赵果在请示报告的最后写道:

如果事情得不到合理合法处理和解决,做生意的商人本来计划到达州市投资兴业的企业家们对达州市都会望而却步了吧!因为政府可以一次滥用权力非法剥夺私人财产,证明政府权力没有受到约束没有依法行政依法用权的理念,政府失信于民的风险非常大,那么大量的民营资本还会对达州有投资信心吗!

达州市国资委中山煤矿改制不到位,9500万元转让款属实

2015年11月30日,四川省达州市委书记信箱办在收到代理律师赵果的请示报告后给予答复:

您好!来信收悉!按照《达州市‘市委书记信箱’管理规定》,此信已转市国资委阅处中,我办也将督促相关单位和部门及时回复。感谢您对“市委书记信箱”的关注和支持。

2015年12月17日,  四川省达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给赵果进行了公开回复。

赵果同志:您好!来信收悉,现将您反映的问题回复如下。

根据《关于同意达川地区团坝煤矿改组为四川省达川地区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批复》(达地经贸企{1998}11号),1998年7月,达川地区团坝煤矿改组为四川省达川地区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后更名为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矿有限责任公司)。

但由于历史的限制,当时的改制实行的是“量化安置,安置补偿费再转股”的办法,未真正触及产权,人人持股,而事实上股权也未落实到位,致使产权不明晰,员工的国有企业职工身份没有转变,改制后企业管理及运行机制仍沿袭国有企业的模式。

鉴于此,为进一步深化企业产权制度改革,根据四川省达川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2004年4月3日第二次股东代表大会将公司规范为国有独资企业的决议,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于2004年4月3日向市改制办上报了《关于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恢复独有独资性质的请示(达市中煤司{2004}10号。达州市市属企业产权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工业企业改革办公室于2004年4月13日向市政府上报了《关于将四川鼓风机有限责任公司等五户企业规范为国有独资公司的请示》(达市工改办{2004}11号。经2004年5月9日市政府第48次常务会议研究决定(达市府函{2004}117号),将四川省达州市煤业有限公司规范为国有独资公司。

2010年4月9日,经市政府第131次会议研究决定(达市府函{2010}103号,将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国有产权有偿划转给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由该公司给予我市经济补偿金9500万元。

若有其他疑问或新情况需要反映,请致电市国资委企业改革与发展科。

达州市国资委这份回复可以证明显示,达州市人民政府于2010年4月9日作出的(达市府函{2010}103号函“关于市中山煤业公司国有产权有偿划转有关问题的批复”,证明达州市国资委非法没收(剥夺)公民私有合法财产的行为,是经过达州市人民政府批准的,国资委受达州市人民政府委托代表国家履行国有出资人(国有股东)的义务,是权力的授予者也是权益的实际享有者。

达州市国资委擅自滥用职权非法剥夺煤矿职工合法权益

金维建等十五名煤矿职工代表,最大的年龄已经74岁,最小的也是57岁了,他们在一线煤矿工作了一辈子,他们把中级的青春和生命都交给了他们赖以生存的煤矿,他们自己也不会想到在煤矿辛辛苦苦一辈子了,他们的合法权益竟然被当地国资委这样赤裸裸地掠夺,他们的事情被当地人民政府这样推诿。

2015年1月12日,申请人金维建、黄太平、廖德荣、刘广全、何禄宣、李秀德、唐大庚、李明忠、徐定前、王启裕对被申请人达州市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包慧,职务:市长)作出的《达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四川鼓风机有限责任公司等五户企业改革问题德批复》(达市府函【2004】117号)不服,向四川省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2015年1月16日,四川省人民政府以川府复不【2015】4号作出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

经审查,本机关认为:被申请人的批复无具体内容,仅为原则性批复,对申请人的权益无实质影响,申请人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第十七条的规定,决定不予受理。

这份四川省人民政府的不予受理行政复议决定书可以证明:达州是人民政府2004年的批复不具有实体内容,对申请人(金维健等人)的权益无实质影响。

这个决定书更加证明,达州市国资委在自己没有非法剥夺公民合法财产的行政权力,也没有得到达州市人民政府的明确命令的情况下,为了一己私利擅自滥用职权作出了非法剥夺申请人(金维健等15人)股权的事实。

自2010年中山煤业改制、职工合法权益被剥夺以来,金维建等人坚定法律信念依法依规维权,其中的艰难险阻无法用文字表述,这期间有职工被有关部门以各种理由谈话、诱惑甚至是威胁,还有的职工为此遭遇了牢狱之灾。

何禄宣今年74岁,是十五名企业职工代表年龄最大的,他表示:过去的十年是他们为之努力奋斗的十年,虽然没有什么结果他们一直在坚守,他希望自己的下个十年会看到希望的曙光,不能让他们这些在煤矿奋斗一辈子的矿工老哥们带着遗憾离开人间,更不能让我们估价改革开放的成果让腐败分子给毁掉。

达州市政府存在的违法之处。

我们首先要肯定并承认的是:

从1998年开始,何禄宣等十五名职工享有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的672万元股权,这672万元是他们的私有财产。

首先,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规定: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

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

其次,达州市的文件违反立法法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条(七)规定:

“下列事项只能制定法律:

……(七)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征用;……”

达州市政府和达州市国资委印发的文件,居然可以置国家法律于不顾。

再次,违反公司法关于股东会行使职权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七条规定:

“股东会行使下列职权:

(一)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

(二)选举和更换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董事、监事,决定有关董事、监事的报酬事项;

(三)审议批准董事会的报告;

(四)审议批准监事会或者监事的报告;

(五)审议批准公司的年度财务预算方案、决算方案;

(六)审议批准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

(七)对公司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作出决议;

(八)对发行公司债券作出决议;

(九)对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者变更公司形式作出决议;

(十)修改公司章程;

(十一)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职权。

对前款所列事项股东以书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开股东会会议,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

股东会议必须全体股东到场,并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

2004年4月3日,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召开的只有33名股东参加的会议违反上述规定。

2010年5月,将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转到川煤集团名下,更是违反上述规定。

达州市政府和达州市国资委一口气违反了国家的三步法律法规的规定,可是,十几年来,却没有一个政府官员因此受到处理,反而是维权的职工,遭遇了判刑和拘留。

我们希望达州市人民政府和达州市国资委的领导能够就此问题作出合理、合法的解释说明,如果你们能够做出合理合法的说明,我们愿意帮助你们说服其他职工和股东放弃一切权利。

有关此案的进展,我们将持续做密切关注,并在第一时间予以报道。

股东维权代表联系电话:杨通才18384867172

2020年12月6日星期日于北京

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四川省达州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侵占股东资金,天理难容!?

希望,四川省达州市有关部门的领导,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能引起高度重视,合法合法的作出处理意见和方案,给媒矿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

本文来自潮科技,由潮科技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潮科技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