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尊敬的各大新闻媒体

我是黑龙江省肇州县朝阳沟镇团结村人,我叫鲁永峰,身份证:232329195509121515,电话:15945902499,我曾经是肇州县一位享受国家补助费持有盖着钢印教师证书的编内民办教师,因患心肌梗塞,在家休病假期间无人通知,两次错过教师民转公考试,从此后我便失去教师这份工作,从教师变成农民,特将肇州县教育局领导的所作所为事实反映如下:

我是1975年4月在朝阳乡中心小学参加工作的正式民办教师,后调到朝阳镇农技中学任教,1989年5月,因患心肌梗塞经朝阳沟镇中心校批准病休,在病休期间国家组织的两次教师民转公考试,教育局都没有通知我参加。事后,我到教育局申诉,教育局竟以民办教师整顿考试、考核不合格为由,予以清退,并说我已领“处理费”。我从没有领过什么“处理费”,事实是子虚乌有,当年民办教师整顿没有清退过民办教师,当时对身体与年龄不适宜工作的,需经本人申请的部分民办教师按当时上级有关文件规定,都给这些民办教师办理了子女接班,对他们本人按有关规定按月发放养老金,直到今天从没停止,并且随着公务员工资调整他们的养老金逐年递增。

2009年我和其他教师一同到教育局上访时, 在一次人事股长宋丽霞的接待时,她问谁是朝阳沟的鲁老师?答:我是。她说你是自己写辞职书不干的,所以教育局就不能给你转为公办教师。我每天都在教育局向她讨要我自己写的辞职书,她说辞职书不能给我个人看,得相关组织才能看。有天我拽着张佳庆局长, 让教育局拿出我的辞职书,因他要去政府开会,我又不让他走,张局长急了,指令人事股说:他要的东西给他,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要的是我自己写的辞职书,而拿出来的是“民办教师被辞退审批表”内容是驴唇不对马嘴。我带着这张表,走访了时任教育局长、中心校长、中学校长、中心校多名老教师,他们都说此表是伪造的,根本没有此事,辨认字体后,都认为表中的字是中心小学教师、董礼全伪造的,并且都给予书面证明此事,(当年时任县教委主任刁德山也给我出据书面证明。证明当年民办教师整顿没清退一名民办教师,县教委也没有对其清退)。后来我多次找董礼全询问此事,我问他是谁让你伪造的这张表,你们把我普转编制卖给谁了?他说:我不能对你说,要是到法制部门我就说。我们因此事常常蹲在教育局走廊讨说法,几个月过去了,教育局给我作出第一次答复,内容是查历史文档,我因考试考核不合格被辞退了。说有辞职书又拿不出来。就用个人伪造的“民办教师被辞退审批表”顶,这纯是不作为,乱作为。在教育局讨不出公道,我又到县信访局,时任信访局长贾大伟接待了我们,了解情况后,对我说表中写的辞退后,一次性生活补助费759元,你没领,我贾大伟要是查不明白,自己掏腰包分文不少给你。几个月过去了,我们在信访局要求见局长,他第二次又出来接待了我们。我问他那钱的事你查明白了吗?他说:就给你759元你干吗?我们向他提出教育局卖编的事,他说:你们说这些都没用,就是不能查,要查教育局都够判刑,请问有关领导够判刑为什么还不查?

2011年我给肇州县委书记王兴柱就此事写了一封信,不久县里就成立了调查组,我得知调查组有人找刁德山,还有人给熊广文和他的儿子打电话,熊广文接电话时我也在场,说的是都不让他们管此事,不让他们出真实证言。教育局纪检室郭百峰对我说他们的证言改了,经我了解没有此事。调查组直到今天也音信皆无。因为调查组不查,新来的教育局长,孙宜亮的胆子更大了,他来后给我的几次信访答复意见全是胡乱写的,应付了事。2013年3月18日的答复意见,局党委书记唐密哲、办公室主任刘青龙、人事股长宋兴君都不知道这个答复意见出于何人之手。被调查人董礼全看后说:这纯是瞎编的,是我陷害他,他爱人还让董礼全打我,董礼全还报了警。朝阳沟派出所朱所长和干警王传山有当场录音。此次答复意见是不是孙宜亮伪造的,有董礼全和录音就能证明。

孙宜亮作为一名党的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利为党内违法乱纪分子当保护伞,制造新的上访矛盾,造成我们多年上访合理诉求得不到解决,增加我们的维权成本,把各级政府的多次督办当成废纸。党委书记唐密哲在电话里对我说:往大庆教育纪检报也得按照原来的报,要是如实报我们就粘了。

带着诸多问题和证据我多次向肇州县信访局、肇州县委、大庆市信访局、黑龙江省信访局、大庆市教育局纪检室反映我的事件,其答复都是回当地由肇州县教育局纪委调查处理,可是回到当地肇州县教育局仍是无人过问不予处理。于是我将此事反映到大庆晚报,经大庆晚报记者进行采访调查核实后,在大庆晚报于2010年4月24日整版

发表(见下图)。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肇州县教育局:老教师的权益哪里去了


本文来自潮科技,由潮科技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潮科技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