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马西翠套路贷一案件进入死循环,谁之过?

河北廊坊:马西翠套路贷一案件进入死循环,谁之过?

“马西翠套路贷,法院割裂案件的完整性,枉法裁判,投诉到廊坊市公安局,廊坊市公安局将案件又转到开发区公安局,开发区公安局又将案件转到廊坊市公安局,廊坊市公安局又将案件转到广阳区公安局,广阳区公安局不仅不予立案,而且还拒不出具不立案通知书,将广阳区公安局拒不出具立案通知书投诉到广阳区检察院,要求检察院对此调查和处理,检察院又说公安局不出具文件无法立案调查,这个案子居然无解了!这是何来的天理啊!难道说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就没有说理的地方?就没有一个管的住套路贷的机构!这是不是笑话吗?”家住住廊坊市广阳区南尖塔乡南尖塔村的王福胜歇斯底里的说。随即,吐了一口血。

“二哥喉部刚刚做完手术,这几天急火攻心,手术的部位又发炎了,这是要出人命了,这一家人活不了!”王福胜的妹妹王淑娟哭着说。

让王福胜这个家族走到频临绝望还是4年前他们替廊坊地产商唐心雄向马西翠借贷1200万的高利贷引发的套路贷产后的后果。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2017年1月,春节临近,唐心雄通过王福胜妹妹王淑娟向马希翠借钱给张家口万全县永祥园小区民工发工资,在王淑娟介绍下,从2017年1月到2017年8月,马希翠总计向唐心雄借款3笔(第4笔是唐心雄直接向马西翠借款,与王福胜无关),第一笔是1月26日,借款600万元,利息4分,砍头息48万,实际支付552万;第二笔是3月24日,借款400万元,月息4分,扣除56万元(32万元+24万元),实际支付是344万,其中32万是400万的砍头息,24万是上一笔600万的1个月的利息;第3笔是8月5日,借款200万元,月利息5分,砍头息是10万。实际支付是190万元。三笔总计借款时1086万。

河北廊坊:马西翠套路贷一案件进入死循环,谁之过?

唐心雄给王磊打的1000万借条

河北廊坊:马西翠套路贷一案件进入死循环,谁之过?

王福胜第三次为唐心雄借款,给马希翠的借条

第二部分:还款额度超过借款的208%

针对这笔借款,还款分为两部分:一、是王磊还款;二、是唐心雄所在的海鹏公司还款。

从2017年5月18日至2018年5月7日,王磊向马希翠直接还款14笔,合计为141.1万元;另一部分是王磊按照马希翠的要求,从2017年4月20日至2018年2月13日,向马希翠的丈夫李强还款10笔,合计金额为:99.8327万。

总计王磊向马希翠和她丈夫李强还款240.9327万。

由于海鹏公司还款的不稳定性,王磊也不能按时给马希翠还款,导致王福胜们和马希翠之间也有了矛盾,于是2018年6月23日,马希翠和唐心雄在廊坊海鹏房地产公司办公楼2楼会议室(廊坊广阳区广阳道南西湖会馆北侧)签订《还款协议书》,约定“债务人自2017年1月起多次向债权人借款,经过友好协商,双方就有关事项协议如下:

1、还款金额1850万元。

2、还款期限:自签订之日起至2018年8月22日(两个月)。

3、唐心雄拿位于大厂永祥苑项目12套门面房作为抵押。

当时在场的人员有:马希翠、唐心雄、王福胜(王福胜)、王淑娟、王磊、马希翠的会计刘蕾、海鹏公司法人唐小林、海鹏公司接待员张洋洋、海鹏公司财务总管董等坤总计9人。

河北廊坊:马西翠套路贷一案件进入死循环,谁之过?

针对这笔款,马希翠与唐心雄之间签订还款协议,以后与王福胜们无关,王福胜是本合同的见证人。

在合同签订结束后,马希翠说:“二哥(王福胜)、王磊、王姐(王淑娟),以后是王福胜和唐心雄之间的债务和您们没关系了!”

唐心雄也说:“感谢二哥(王福胜)、王姐的帮助,我和马姐之间的债务,以后由王福胜们直接还款就行了,就不需要王磊再还了”。

第一部分是:从2018年9月20日至2019年1月9日,海鹏公司唐心雄的女儿唐琴等人直接向马希翠还款12笔,合计金额为130万元。

第二部分是:海鹏公司法人唐小林(唐心雄的妹夫)还马希翠的75万元。

这些零零星星的还款,远达不到马希翠的要求,并且距离还款总数确实还有很大距离,这是不争的事实。

第三部分是:2019年2月26日,王福胜被马希兵(马西翠的弟弟)等5人用车拉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强迫让王福胜签字还钱,王福胜说:“你们和唐心雄的债务已经和王福胜无关了,王福胜凭什么还啊?”

马希兵等人说:“唐心雄还不起,您就必须还,您是担保人。唐心雄不还,我就收你家房子”。

王福胜说:“我也没钱啊!”

他们围着王福胜说:“我借给您,您再还我就可以了”。

当时七八个人高马大的人威逼王福胜签字,王福胜确实很恐惧,脑子一片空白,没办法就签了字,签完之后,王福胜被马希翠的手下带到廊坊市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康庄支行,张淼通过网络给王福胜转账200万元,并用这张卡转给徐广超(王福胜不认识此二人)45万元,此后,张淼通过网银又给王福胜转145万元,马楠又用这张卡转给马希翠300万元。在这个情况下,王福胜被迫欠张淼345万元。其中有马希翠、马希伶、马希兵、马楠、张淼、徐广超、不知名者共七人参与这次绑架和敲诈。

转账之后,王福胜被放回来,王福胜就到唐心雄所在公司,将马希兵绑架王福胜以及强迫转款的过程说了一遍,唐心雄脸色很难看,说:“哥哥,别难过,这个钱因我而起,我承担责任,过几天,这个钱我还给马希翠,咱们玩不过他们一家!”

随后,唐心雄给王福胜儿子王磊打了一张345万的欠条,落款处有唐心雄,唐晓琳的签字,并加盖海鹏公司的公章。

河北廊坊:马西翠套路贷一案件进入死循环,谁之过?

2月26日,唐心雄给王福胜儿子王磊打了一张345万的收条

第四部分:2019年3月15日,在马希兵的威逼下,海鹏公司只得将大厂聚财园西侧6号楼一块开发用地抵押给了马希翠的弟弟马希兵,共抵押得款1560万元,其中利息为360万元,剩余的1200万元为唐心雄偿还马希翠的剩余款项。在马希兵的款项到账后,海鹏公司员工唐立东(唐心雄的侄子)将360万利息转给马希翠员工杨家芹,将剩余的1200万分两笔(各600万)转给马希翠本人。

河北廊坊:马西翠套路贷一案件进入死循环,谁之过?

2019年3月16号,唐心雄到王福胜家说:“哥哥,您和王姐帮我借马希翠的1200万已经全部还清了。”

当时,王福胜等人都很高兴,认为这件事就结束了!

唐心雄总计借款1200万,实际到账1086万,截止到2019年3月15日,王福胜、王福胜儿子王磊以及海鹏房地产公司分多笔累计还马希翠2491万元,超出本金的1291万,还款率达207%,并且,马希翠占有唐心雄价值300多万汽车一辆,司法部门作价100万元。按说,这个案子虽然是违法的高利贷,毕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意外就发生了!

这个意外就是唐心雄被捕!

当时,唐心雄因为河北大厂聚财园小区引起的高达数亿的非法集资和借款,已经引被厂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已经介入调查,2019年5月22日晚上,唐心雄在张家口被抓。

被抓的前夜,唐心雄连夜给王淑娟讲清楚向马西翠还款的详细情况。唐心雄的担心没想到成为现实!

河北廊坊:马西翠套路贷一案件进入死循环,谁之过?

2019年9月19日,马希翠以王淑娟、王福胜、王磊借钱未还为名,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偿还本金1086万元及其利息。

客观的说,唐心雄与马西翠之间上述借款确实与王福胜,王淑娟,王磊有直接关系——这1086万确实是经过王磊的账户转给唐心雄所在海鹏公司的!

但是,这笔钱确实偿还了!而且还款率高达207%。

河北廊坊:马西翠套路贷一案件进入死循环,谁之过?

唐心雄通过王淑娟等人向马西翠借款的思维导图。

本案在2019年11月20日和2020年8月27日两次审理,王福胜们法庭上明确提出两项内容:一、马希翠所提供的证据为虚假证据,以前的证据早在2018年6月23日马西翠与唐心雄签订《还款协议》时被唐心雄销毁,因此,马希翠的证据一定是PS而成的;二、坚持本案所说的这笔借款确实已经偿还完毕,并提出法院应该调取本案最为关键的第三人唐心雄的证言证词,另外王福胜还要求追加房地产开发公司为被告,才能将本案事实查清,广阳区法院拒绝采纳。最终判决王福胜支付本金1086万元及其利息798万元,扣除利息300万元,共计偿还1591万余元。

客观的说,本案判决确实存在严重偏离事实:一、作为本案的主审法官张晓芳,首先应该弄明白该案的性质,这是判案的最基本前提和基础,即使认定马希翠与王福胜等人的借贷关系真实,那么48%的利息是否超越了2019年10月21日公布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简称两高两部)联合制定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将年利率超过36%划为非法经营罪的限制;二、仅仅2019年与马希翠家族有关的借贷案件就有20多起,由此可以判断本案属于非法借贷关系,马希翠属于非法经营的“高利贷”,致使本案的合同无效;三、尤其是马希翠与王福胜第三笔和与唐心雄的第四笔借款,年利率高达60%,难道还不能判断吗?四、被告王磊等人提供大量的证据证明已经还款,张晓芳法官为什么仅凭马希翠一方说的就可以断定“与本案无关”。其实,法院对于民间借贷合同应该着重审查借贷合意以及资金来源,资金流向等重要事实,本案对于资金来源并没有审查;五、本案最关键是本案最为关键的证人唐心雄,他是本案实际借款人和款项使用人,作为法官为什么不调取唐心雄的证言证词?

2020年,王福胜、王淑娟等人将案件上诉到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12月26日,法院判决维持原判。

2021年1月13日,王福胜向廊坊市公安局扫黑除恶办公室递交了《马希翠家族涉嫌黑恶势力、套路贷等犯罪行为报案材料》。王淑娟和王磊到南尖塔派出所询问情况,派出所告知不受理也不立案,也不给出具任何不受理或不立案的书面手续。王福胜的爱人又于2021年1月25日多次拨打110要求公安机关立案,出警民警口头告知报警人不受理也不立案,也不出具任何书面手续。

王淑娟认为,被申请人既不受理也不立案且拒绝为申请人出具书面不予受理或不予立案的书面材料的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

同时,王福胜的律师也认为报案人报案,公安机关应该首先受理,并最迟在30日内作出是否立案的决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78条的规定,即使申请人的报案不符合立案条件,被申请人也应该给申请人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并送达给报案人。然而,本案申请人通过邮寄报案材料、拨打110报警电话等方式报警,公安机关均没出具任何受理案件的回执,也没有出具任何书面不予立案的通知,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刑事立案监督有关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行政执法机关,认为公安机关对其控告或者移送的案件应当立案侦查而不立案侦查,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受理并进行审查。人民检察院发现公安机关可能存在应当立案侦查而不立案侦查情形的,应当依法进行审查。”《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三条 “人民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对应当立案侦查的案件而不立案侦查的,或者被害人认为公安机关对应当立案侦查的案件而不立案侦查,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的,人民检察院应当要求公安机关说明不立案的理由。人民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应当通知公安机关立案,公安机关接到通知后应当立案。

令人感到郁闷的是:广阳区检察院认为由于王淑娟等人没有公安局不受理通知书,而不受理!

其实,王淑娟等人也就是向检察院投诉公安局不受理,也不出具不受理通知书的违法行为。

如果,公安局出具不受理通知书,那么怎么还会投诉呢!

但是,广阳区检察院确认,没有不受理通知书,没有办法受理!这是严重的将法律作为文字游戏和违背最基本的逻辑问题。

而这问题,让本案进入死局!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是公安局对法律文件不熟悉还是说检察院不了解投诉者的诉求?

显然,这都不是!

其根本物非是两个问题:一个是不愿授人以柄,因为害怕不受理的通知书一旦落入王淑娟等人的手里,将会让公安的违法行为授人以柄。另一个是顺水推舟,检察院说了一个没有逻辑的违法借借口将案子推到九霄云外。

他们头顶国徽,肩扛天平,手拿法槌,但是,内心却没有社会的责任感,没有公平与正义,没有职业道德,没有对法律和事实的敬畏!

其实,他们才是案件死局的制造者!


本文来自潮科技,由潮科技编辑人员整理上传,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danews.cc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潮科技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