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以人为本 * 关注民生

旗下栏目: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周波、赛斯·琼斯:中国是否会成为阿富汗最有影响力的外部力量?

来源:转载 作者:湖北省黄石市 人气:789 发布时间:2022-01-28 09:01:10
摘要: 此外,我认为中国在阿富汗有两个其他国家不具备的独特优势:一是政治公正,二是经济投资。这已经不是中国是否要投资阿富汗的问题了,即使在战争期间,中国也一直以各种方式存在于阿富汗,中国是阿富汗的第三大贸易伙…

原标题:周波、赛斯·琼斯:中国是否会成为阿富汗最有影响力的外部力量?

林洋:早上好,欢迎参加2021“中国力量”辩论大会。我是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亚洲安全高级研究员和“中国力量”项目(China Power Project)主管林洋(Bonny Lin)。感谢大家的参与,本次辩论会主题为阿富汗,辩题为“在未来两年内,中国是否会成为阿富汗最有影响力的外部力量”。

自美国撤离阿富汗后,中国采取了多项措施支持塔利班新政府,包括保留了在喀布尔的大使馆,与塔利班和地区领导人就阿富汗的未来举行高级别磋商,呼吁国际社会以理性务实的方式与塔利班合作。同时,中国已向阿富汗捐赠了100万剂新冠疫苗,并正加紧为阿富汗提供约3100万美元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北京还计划再提供价值500万美元的粮食援助。

2021年12月8日,中国援助物资抵达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国际机场。来源:新华社

中国这些行动引发了关于其在阿富汗目的的重大争论。一些专家认为,北京试图将喀布尔纳入中国的地缘政治轨道,另一些专家则认为,中国希望阿富汗融入“一带一路”倡议,甚至希望能开发阿富汗的矿藏。

人们普遍认为,北京希望在国家安全问题上与塔利班合作,例如铲除“东伊运”(the 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北京视其为恐怖组织,是对新疆的分裂威胁。然而,也有人认为中国不会想在阿富汗获得重要的政治和经济立足点,因为该地区不稳定性强、中国在阿失败的经济合作项目不少,中国自身可能也希望与阿富汗保持一定距离。

今天辩论的主题是:“在未来两年内,中国是否会成为阿富汗最有影响力的外部力量。”请允许我介绍今天的两位重量级发言人。我们很高兴能邀请到他们进行辩论,两位将分别持正方和反方观点。

持正方观点的是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论坛特约专家周波大校(已退役)。周波大校1979年入伍,先后在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担任不同职务。1993年起,先后任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公室参谋、西亚非洲局副局长、综合局副局长等职务。

此外,周波曾任中国驻纳米比亚武官、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他已发表了100多篇英文论文和评论文章。周波大校曾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和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作为解放军代表发言,同时也是解放军国防大学外军学员研究生导师。

我们也很高兴邀请到持反方观点的嘉宾,CSIS高级副总裁、哈罗德·布朗主席和国际安全项目主任赛斯·琼斯博士。琼斯博士领导着一个由50多名驻地工作人员和广泛的非驻地分支机构网络组成的两党团队,致力于提供独立的战略见解和政策解决方案,塑造国家安全。

他还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和美国海军研究生院国土防御和安全中心任教。在加入CSIS之前,琼斯博士是兰德公司国际安全和国防政策中心的主任、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指挥官和负责特种作战的助理国防部长的代表。在此之前,他是美国驻阿富汗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的一名计划官员和顾问。

非常感谢两位今天抽出时间参加我们的辩论会。现在,让我们正式进入辩论。首先,有请周波大校进行立论,中国为何会成为阿富汗境内最有影响力的外部力量。

周波:谢谢林洋,我在北京向大家问候。中国是否会在未来两年内成为阿富汗问题最具影响力的外部力量?这个问题很好。我们假设一下,如果不是中国,那还能是谁?美国已经撤了,俄罗斯在阿富汗的历史惨痛,其经济实力仅为中国的九分之一或十分之一。印度想掺和一脚进来,但塔利班与巴基斯坦关系密切,而后者拒绝印度参与,原因有两个,一是巴基斯坦需要借阿富汗获取战略纵深,二是尽可能减少印度对阿富汗的影响。因此,中国作为阿富汗的直接邻国,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必然会发挥作用。

此外,我认为中国在阿富汗有两个其他国家不具备的独特优势:一是政治公正,二是经济投资。无论是在距今一千多年的中国唐朝,还是当下,阿富汗对中国的印象都不错。与那些远道而来的入侵者不同,中国作为近邻,从未侵略过阿富汗。即便是在今天,尽管北京尚未正式承认塔利班政府,中国仍然是少数几个在阿富汗保持使馆开放的国家之一。

然而,这不意味着中国对于塔利班有什么特殊感情,而是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立场—无论在美国撤出前还是撤出后—始终一致,中国认为阿富汗问题不是地缘政治或大国角力的问题,更多的是关乎人道主义及人道主义关怀。中国同国际社会一样,希望塔利班政府成为温和、开放和包容的政府,当然,中国也希望他们能明确与恐怖组织一刀两断。中国尤其关注图谋破坏新疆稳定的“东伊运”,并希望塔利班能够信守承诺,不允许任何人或任何势力借阿富汗领土做伤害中国的事。

第二个独特优势就是经济投资,在中国国内,也不乏谈到阿富汗时“要谨慎,不要过于乐观”等观点,但我有不同看法。这已经不是中国是否要投资阿富汗的问题了,即使在战争期间,中国也一直以各种方式存在于阿富汗,中国是阿富汗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仅次于巴基斯坦和伊朗。

中国是阿富汗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仅次于巴基斯坦和伊朗。来源:维基百科

中国的产品在阿富汗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中国的世界五百强公司,如华为、中兴、中国路桥、中铁、中国冶金科工,中国石油等都在阿富汗做生意,而且时间都不短了。此外,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方面的能力首屈一指,对于一个饱受战争蹂躏、工业能力几乎为零的国家来说,这些都是急需的。

塔利班在官方声明中多次表示欢迎中国企业赴阿投资,甚至早在接管喀布尔之前,就承诺会保护中国在阿投资。安全问题肯定是影响中国大规模投资的关键,简单说,现在的阿富汗不是比战乱下的阿富汗更安全吗?当然是。

一个更大的背景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一定程度上与陆地上的“不稳定之弧”(Arc of instability)重叠。“不稳定之弧”从撒哈拉南部开始,穿过高加索山脉,最后到东南亚,而这正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轨迹。

此外,阿富汗也有中国需要的资源,例如价值1万亿美元的未开发矿藏,包括锂、铁、铜和钴等关键工业金属。2021年11月,五家中国企业的代表获得了塔利班政府的特殊签证,对潜在的锂项目进行了现场探察,这是中国企业进一步开拓阿富汗市场一个很好的例子。

“不稳定之弧”从撒哈拉南部开始,穿过高加索山脉,最后到东南亚。来源:GeoCurrents

当然,中国的长期战略投资计划之一是“一带一路”倡议,而阿富汗迄今为止,他们一直是这个巨大拼图中一个有吸引力但暂时缺失的部分。如果中国能够将“一带一路”从巴基斯坦延伸到阿富汗,例如修建一条从白沙瓦到喀布尔的高速公路,它将开辟一条更短的陆路通道,联通中东市场。

当然,中国虽有上述独特优势,但也不要指望中国来填补美国留下的黑洞。我个人不认为中国会是第一个承认塔利班的国家。但我认为,国际社会应该帮助阿富汗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因为这最有利于实现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也有利于整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

如果塔利班政府瘫痪,阿富汗将陷入更严重的混乱。目前,形势已经十分严峻。这个冬天,将近2300万人,也就是超过一半的阿富汗人口,可能会面临粮食危机。这个国家正遭受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干旱之一。联合国数据显示,阿富汗今年的小麦收成预计将比往年平均水平低25%。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一言以蔽之,给塔利班一个机会,让他们践行自己的诺言。这是最现实的做法。为什么?因为目前阿富汗国内没有可与塔利班抗衡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因此塔利班政权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维持统治,除非其内部发生严重冲突。

如果塔利班政权能够稳定下来,内政外交政策也不走极端,那么对该地区的所有国家来说,承认塔利班政府只是时间问题,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我个人认为,塔利班已经不再是90年代掌权时的那个塔利班,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们应该学到了不少,至少他们表态承诺开放包容,让妇女去工作,让女孩去上学等等。唯一的问题是,他们还没有完全兑现诺言。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湖北省黄石市

最热资讯

首页|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Copyright © 2012-2022 大新闻网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大新闻网闽ICP备150094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