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以人为本 * 关注民生

旗下栏目: 互联网 家电 手机 游戏 创业

薄宏涛:冬奥会中国队的“夺冠福地”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转载 作者:河北省晋州市 人气:9004 发布时间:2022-02-18 09:16:19
摘要: 观察者网:薄总好,随着冬奥会逐渐进入高潮,尤其是苏翊鸣和谷爱凌先后在首钢大跳台摘金后,大跳台彻底“出圈”了,您作为总设计师,参与了首钢园区大量更新改造项目,最近有没有特别关注赛事?我想,这就因为这些更新…

原标题:薄宏涛:冬奥会中国队的“夺冠福地”是怎样炼成的?

【采写/观察者网 周远方】

刚刚过去的2月15日,适逢元宵佳节,首钢滑雪大跳台赛事圆满结束,4枚金牌,12枚奖牌全部产生,谷爱凌和苏翊鸣发挥出色,为中国队贡献2金,荣格获得单板滑雪女子大跳台比赛第5名,同样实现历史突破。

苏翊鸣夺冠后与铜牌获得者麦克思·帕芮特合影(视觉中国图)

作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大跳台和单板滑雪大跳台比赛项目场地,大跳台成为中国队“夺冠福地”,也在中外媒体中“完美出圈”。

“这是我滑过的最好跳台”,同样在这里拿下金牌的谷爱凌不吝溢美之词,“不只是我,所有运动员都说这是他们滑过最好的场地。”

谷爱凌在大跳台夺冠(视觉中国图)

德国《明镜周刊》刊发《北京工业园区的体育设施:奥林匹克的归宿》一文,盛赞首钢大跳台堪称“工业迪士尼乐园”。文章称,将赛场包装在工业景观中,看起来有些超现实,……比起那些假装要融入自然的体育设施来,首钢大跳台的景观更为真诚实在。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首钢公园都将成为城市复兴的象征,”国际奥委会可持续发展主任玛丽·萨洛伊斯 (Marie Sallois)在说道,“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展示了我们如何通过创造力和驱动力将城市景观转变为更宜居、更绿色、对公民友好的空间。”

那么,“夺冠福地”是怎样炼成的?沉稳厚重的工业气质、“赛博朋克”的科幻气质,青春张扬的运动气质如何在这里无缝融合?设计师如何做好“国际化、工业范、中国风”的命题作文?

带着这些问题,观察者网走访筑境设计,采访筑境设计总建筑师、城市更新研究中心主持建筑师、首钢冬奥广场片区总设计师薄宏涛,以下为访谈实录:

奥林匹克运动会官方网站(Olympics.com)报道截图

观察者网:薄总好,随着冬奥会逐渐进入高潮,尤其是苏翊鸣和谷爱凌先后在首钢大跳台摘金后,大跳台彻底“出圈”了,您作为总设计师,参与了首钢园区大量更新改造项目,最近有没有特别关注赛事?

薄宏涛:其实我自己的中学同学群这两天都特别热烈,这个群平时大家都很忙,都没有什么人说话,最近天天信息轰炸。也是因为谷爱凌自带流量,又有外媒diss说这是核反应堆,然后又有很多运动员反击说这是“最好的场地”。

因为群里有很多北美同学,他们华人圈也看到老外说‘你们在一个工业废墟里面搞奥运’诸如此类,他们也想去澄清,所以大家讨论多。我给他们提供很多资料,他们特别开心,特别自豪。

观察者网:说“工业废墟”的老外肯定没有看到谷爱凌腾空的场面。如果单纯说一个工业遗迹改造,很多人脑海里会浮现比如之前的电影《钢的琴》那种萧瑟的场景,气场可能是蓝色的、哀怨的。

谷爱凌在比赛中腾空(视觉中国图)

但只要看过这次的现场画面,就能体验到完全是另外一种气场,是蓬勃向上的,活力张扬的。我也非常好奇,怎么改造能够做到把整个氛围扭转过来?

薄宏涛:其实这是在选址的时候,我们已经设想过的场景。

2017年的冬天,国际雪联专家们来选址的时候,我是全程陪同的。本来在石景山上的功碑阁,我们准备了很多效果展板,可以对照方位俯瞰园区向来宾介绍更新后的场景。结果当天天气特别不好,下大雪,在山上什么都看不见我们就陪着专家一起下山到园区里参观。这些见多识广的专家一下子就被满满的工业风给镇住了,在园区里呆了很长时间,拍了很多照片。大家在交流的时候都有很高的预期,设想如果在这里选址,转播的画面将是冬奥史上绝无仅有的。

当时大家构想的效果,就类似谷爱凌腾空的画面,体现出那种带有青春朝气的、消弭国界的、把大家联系在一起的奥林匹克运动精神,而作为背景的这块场地呈现出重新焕发荣光的气质,两者应该是相通和共鸣的。

其实这种存量建筑更新,是我们国家正在面临的一个时代课题。在没有改造之前,这里是8.63平方公里封闭的“十里钢城”。20年前的视角来看,这样的停产厂区无非是拆掉重建,但经过2004-2015年间12年的漫长规划研究、设计和反复论证、推演,还有其后6-7年的单体改造的潜心耕耘,这里慢慢形成一个完整的、开放的城市新区,东西向通过长安街,石景山区跟门头沟区可以连起来,南北向海淀和丰台在这个区域也不再被阻断,城西的都市梗阻也由此打通。

首钢北区筑境参与项目分布图©筑境设计(筑境设计供图)

在首钢园改造的过程中,我们接待过德国鲁尔区(转型后)的运营总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遗产总顾问、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也是德国人,对比鲁尔区的转型,他们对首钢园的改造都作出高度评价。当然,无论是埃森还是多特蒙德,在城市能级上和北京都不是一个级别,作为一个经济上升期的泱泱大国的首都,北京的生命活力带动了首钢园这片土地的重生。

观察者网:一般的工业遗址,随着它工业功能的完结,其生命也接近或到达终点,所以表现出比较压抑的气场;首钢园区由于有了新的城市功能,所以它获得了新生,呈现出不同的气质,是否能这样理解?

薄宏涛:我们的设计核心策略是“封存旧、拆除余、织补新”,谦恭对待工业遗存,保存专属于土地的城市集体记忆;谨慎拆除不必要的构筑,打开工业与自然和城市对话的通廊;塑造公共空间叠合不同场所,置入功能激发活力,使它成长为城市生活的崭新组成部分。

我们期望这些工业遗产建筑能够变成积极的城市生活的一部分。比如张艺谋导演的冬奥会开幕式24节气倒计时里,很开心有两个我们在首钢园改造设计的场景能够在世界面前出镜,秀池水下展厅和三高炉展厅分别在清明、大暑节气的画面中亮相。我想,这就因为这些更新了功能的工业建筑不再是萧瑟的面孔,而是因为重获新生而展现出勃发的朝气,它们代表了我们希望在世界面前展现的中国的精气神儿。

开幕式画面(CCTV5截图),首钢功勋柱©夏至 (筑境设计供图)

开幕式画面(CCTV5截图),水下环道内仰望三高炉©王栋 (筑境设计供图)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河北省晋州市

最热资讯

首页| 热门推荐| 科技说| 我爱车| 创业汇| 我爱游| 奇葩说|

Copyright © 2012-2022 大新闻网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大新闻网闽ICP备15009426号-1